南星

你是非常可爱的人,真应该遇到最好的人,我也真希望我就是。
我现在就很高兴,因为你又好又喜欢我。




北斗南星。




仅站内转载ok👌

[全职/all你]哨向欢乐多(266~270)

目录





266.

“我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在这儿醒过来了。”

但是每次醒过来时,身边都有你。

这话你还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只说了前半句。说实话你还是有点生他的气,可既然都这样了,你也不好意思再跟他闹脾气了。

张新杰没读出你眼中的小情绪,因为你说完话就把眼睛闭上了,他只好轻言安慰:“没事的,考核通过了。”

“我一早就知道会过,只是没想到会伤得这么惨重。”

“最多再有三天你就应该能好得差不多了。有哪里疼吗?”

你摇摇头,不敢睁开眼。“灯太亮了,我眼睛疼。”

张新杰体贴地把灯全都关掉,只留一盏光亮微弱的床头灯,你闭着眼听他足以称得上是手忙脚乱的动作,眼眶有点发热,胸腔漫上酸涩的疼痛。试着动一下右手,撕裂般的痛楚令你龇牙咧嘴了一会儿,吓得他来来回回检查你全身。“怎么了?哪儿疼?告诉我!”

“没……”

这下你学乖了,一动不动地任由张新杰摆弄。看来真的有一阵都不能作死了啊。


267.

“王、王队,这个真的不用了……”

“不行,不能不吃饭。”

“我可以自己来,左手又不是不能用!”

“你忘了你上次把碗都摔碎了?”

你被王杰希这话堵得哑口无言。的确啊,之前你无数次尝试过用左手吃饭,可都以失败告终,还摔碎了碗,饭菜撒了一地,都被喻文州毫无怨言地打扫干净。

张新杰只能一脸冷漠地在外面和安文逸一起看文件,谁叫他右手也受伤了没法帮忙,只能带着一堆文件守着你。旁边还有一个被迫变成一千瓦电灯泡的安文逸,是他精心培养的助手——实际上就是个帮忙写字的。

他的工作越来越多,反正你能看着他写报告看文件从早写到晚废寝忘食。

王杰希又喂了你一勺粥,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悲喜:“再有三天就是你和张次席的结合期,可在这之前你的手还无法痊愈,要不要推迟一下日期?”

他这话说得声音可不小,门还大开着,外面的张新杰听不见才怪。于是你毅然决然地拒绝了:“我不!我就要那天结合!晚一分钟都不行!”


268.

“这是彻底结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王杰希也没办法了,他这还不是自己一个人的意思呢,还综合了张佳乐韩文清叶修甚至死对头喻文州黄少天等人的意见。黄少天表现尤其激烈——他还没和自己的亲亲徒弟促膝长谈呢怎么可能让你被张新杰这么轻易地拐走??

借口,都是借口。促膝长谈管用的话早就不关张新杰什么事儿了。

所以三天后还吊着右胳膊的你和张新杰被一同关入了保密度为S的白噪音室。叶修在你进去时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勉强,有问题就立刻朝张新杰反应,他不会对你不管不顾。而且这道门有个非常变态的设定,你们如果完成不了结合的话是走不出去的,无论你们在里面呆了多长时间。

你扯扯嘴角露出一个苦笑,问张新杰:“什么时候开始?”

他沉默不语,扶你坐在床上。白噪音室内空空荡荡,除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什么都没有,你好奇地拉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有几个药瓶,还有一管长得像护手霜一样的药膏。你刚想翻过来看看字,双眼就被张新杰的掌心覆上,盖了个严严实实。

“别看,这些东西我会用就够了。”

你秒懂了他的意思,松开左手,乖乖地躺平。“好吧好吧,那你慢慢研究,这之前先让我睡一觉。”

张新杰:“……你以为我需要研究这么久?”

你:“不……不敢……”


269.

张新杰低低地叹了口气:“在结合之前,我想将我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你,由你侵入我的精神图景,查看你想知道的记忆。”

你想知道的记忆……啊,说到这里你的确很想知道一些事。

你眼神亮亮地问:“其实我觉得你口头就可以回答我啊,比如说以前交过几个女朋友啊,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啊给谁啊之类的……咳咳,你会如实告诉我嘛?”

张新杰默然,没想到你会突然来这么一出,再开口时嗓音涩涩的:“没交过女朋友,跟你是第一次。”

哇塞简直被这堪比特仑苏的纯度惊呆了啊!怎么说他也有二十多岁了吧?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竟然还是第一次!

“你要是不相信,可以亲自查看一下。”

270.

他又补了一句,蹬掉拖鞋上了床,右膝盖跪在你双腿之间,受了伤的那只手不断地抚摸你的脸颊,纱布磨得你的脸热热的。被他喂了一颗药丸下去,口中甜甜的,却也燥热难忍。

“这是激发结合热的药,你想进入我的精神图景需要这种药物的辅助。现在完成一些体液交换,能够更加顺利……”

卧槽卧槽卧槽!什么激发结合热的药啊,你直接说春/药不就得了!

你绯红着脸勾住他的脖子,张新杰自然地凑过去亲吻你的双唇,舌尖侵入时你浑身都在颤抖。他身上的体温高得不正常,他肯定也吃了那个春/药了,怎么你没看见呢!你对这档子事的经验可欠缺得很,除了亲亲嘴这里揉揉那里揉揉之外还要做什么啊求解释!

「不用解释,跟着我走,就可以。」

张新杰的声音在脑海内响起,你意识到你们之间的精神触梢已经搭起了一座桥梁,也学着他的样子在心中轻声问:「我可以进去了吗?」

「再等等。」

他的手逐渐往下移,解开胸前衬衫的扣子,毫无征兆地把手伸了进去。





莫着急,这是剧情流的肉,我想写大概三章。
我去会考的这几天你们好好吃肉,我非常希望回来能够得到一份美食鉴赏(。)

评论(1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