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星

你是非常可爱的人,真应该遇到最好的人,我也真希望我就是。
我现在就很高兴,因为你又好又喜欢我。




北斗南星。




仅站内转载ok👌

[全职/all你]哨向欢乐多(261~265)

目录





261.

“她成功了。

“未来她会成为比我更强大的向导的。”

叶修脸上惊愕的表情没有任何掩饰。

那只手的主人微喘着气走出房间,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青和划伤,浑身浴血如同涅槃重生的凤凰。张新杰的唇抿成一条锋利的线,嘴角却微微颤抖,快步上前将迷按在怀里,吼出一句破了音的命令:“都来中央实验室!”

他办事效率极高,横抱起你就离开了,将其他人都扔在原地。张佳乐王杰希快速地跟了上去,喻文州则是神色忧郁,开启手环的录音功能给正在塔外执行任务的黄少天解释目前的情况,不直接通话是怕黄少天说起来没完耽误任务,这么说一点儿都不夸张。

他回头询问叶修:“你对她很有信心?”

“我曾经和老韩打得两败俱伤,差点儿死在他手里,这才通过了考核,当时的我是绝对没有可能自己走出来的。”

叶修走进训练室查看韩文清的情况,却没想到他会晕在场地中央,从门口到他躺着的地方铺着一条长长的血痕,毫无疑问是你的。

其实战斗早就结束了,更多的时间都花在了这条前行之路上。


262.

张新杰情绪不稳,给你检查时双手一直在颤,最后只好默默退居二线由王杰希为你检查。向导培训基地一般都会培训向导们医疗课程,王杰希更是其中翘楚,为你检查自然不在话下。

“脾脏破裂;肋骨断了五根,左三根右两根;右手手腕和右脚脚踝粉碎性骨折。和首席打这还算轻伤——各项机能没问题的话,三天左右应该能恢复。”

王杰希的后半句话也没什么信心了,你一向不能被正常哨兵的标准所衡量,所以什么时候能恢复也还是个未知数。他轻咳一声,“张佳乐前辈,黄少天在吗?”

突然被点到名字的张佳乐傻了:“他今天有任务,现在应该在塔外赶不回来啊!”

“那就随便找一个哨兵,O型血的就成,来给她输点血,应该可以加速痊愈速度。血库里只剩向导的血了,这个时候用不上。”

张新杰听到这话眉头蹙起,却没说别的,安静地坐在床边握着你鲜血淋漓的手。这只手在昨天刚被划下刺眼的一道伤痕,今天又添了诸多伤口,脆弱地仿佛一捏即断的手腕也碎得彻底,不仅肿胀起来,还能摸到凸起的骨刺。

“张次席,我们必须尽快给她做完手术后输血避免失血过多,所以请松手,不能帮上忙的最好都去外面等候。”

王杰希冷淡地下了逐客令,张新杰这才松开你的手,却抽出你腰间的小刀划开了手腕。他学医多年对力道的掌握很有分寸,这一下不至于失血过多,却也结结实实地出了不少血。

他把手腕伸到你嘴边,精神触梢如潮水般向你涌去。这下王杰希没再阻拦。


263.

你们之间终于能再次建立起精神触梢的连接。

张新杰是很少为别人做精神梳理的,这期间他总感到一阵生疏,可曾经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为别人做精神梳理累得几乎伸不出自己的精神触梢。

那是太久之前的事了,早到他还没有来到中央塔。

张新杰曾经是北方地区的一位向导,隶属于Mutes(普通人)的守卫队,在战火纷飞的前线保卫普通民众的安全。他在当地的向导培训基地取得了优异的考核成绩,却拒绝加入当地的白塔,做着几乎是一名向导的本职工作——战地医生。每天都在不断地重复着清洗伤口、包扎、手术,累到胳膊都抬不起来,因为伤员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无法想象。

战争残酷的本质在当时只有十七岁的他面前暴露无遗,在无数人情世故的洗礼下他远比身边人要成熟稳重许多,同时也锻炼了他作为一名向导的能力,他可以让自己的精神体石不转侵入暴走哨兵的精神图景,精神触梢安抚他们的心灵,避免其陷入永夜。

那时候他遇到过一个女孩子,是个和他同年的小护士,是他一段时间的搭档,也是张新杰少数认可的人之一。可她后来消失不见,仿若人间蒸发,再次相见时她已痛苦不堪,建立起坚硬而不可刺穿的精神屏障,精神触梢无影无踪。

是的,她转换成了一名哨兵,五感却残缺不全,因此陷入永夜。


264.

这样的案例只出现过一例,并且在其他人赶来时她已经死了,知道这件事的人便只有张新杰。精神力这种高维度的显现是无法通过物理上的鉴别——比如解剖——来检测的,任凭他怎么说,也还是没有人能相信他的话,他的年龄也是一部分原因。

张新杰不愿就此罢休,他决心自己做研究搞清事实,所以才会离开战火纷飞的家乡,到迄今为止历史最悠久力量最强大的中央塔来。若是换做从前的他,可能会选择三零一度守卫队。

他的悲伤没有通过精神触梢传达给你,他现在也是位心智成熟的成年人,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精神力。

他的血液中含有高浓度的向导素,虽然不是最立竿见影的办法,也好歹是有用。

做了基础包扎走出手术室时,张新杰和坐在喻文州面前的韩文清四目交接,他一下子就愣住了,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从前的称呼:“队长,你醒了……?”

“我没事,就是被她的精神触梢震了一下,现在还有点缓不过来劲儿。”

“那你也不应该……”

“我真的没事,就她还能对我在肉体上造成多大的伤害?”韩文清无所谓地嗤笑一声,喻文州在他说话的这会儿拔了针头,张佳乐的棉签立刻按上去。“百折不挠,说的就是她了。”


265.

能让韩文清给出这么高的评价,张新杰对你的表现算是了解通透了。发现韩文清正在给你输血时,他把受伤的手腕往后藏了藏。

刺痛感尚且存在,他不希望它消失。

根据后来韩文清的说法,你一共挨了他结结实实的三下,一次是肋骨处,震碎肋骨的同时也使内脏破裂;一次是手腕;最后一次是脚踝,还是你主动发动进攻的情况下。张佳乐越听越不忍,最后小声地喃喃:“如果她没有走出房间,是不是就算考核失败啊?”

“应该会算作平手。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叶修给了一个十分中立的回答,见手术室门大开,迎了上去。“她怎么样?”

“没事了,现在伤口愈合得很快,加上有哨兵的血,三天时间就能恢复。”

这次可没有上次所说的那么毫无底气了。不过,这还是要归功于韩文清啊,两大袋血,他就轻轻松松地任凭喻文州抽走,眉头都没皱一下。

王杰希轻飘飘地瞟了眼张新杰,什么都没说,转向韩文清时语气特别无奈:“下手还是有点狠了,拳风都把身上割得遍体鳞伤。”

韩文清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实际上也应该有新杰的一份功劳啦,他如果不帮着做精神梳理中途女主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可是老王他就不说,就是不想夸你!(新杰:……不需要隔壁老王夸我)
我不是故意拖肉的,我只是没估算好章节数(喂)

评论(1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