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星

你是非常可爱的人,真应该遇到最好的人,我也真希望我就是。
我现在就很高兴,因为你又好又喜欢我。




北斗南星。




仅站内转载ok👌

[全职/all你]哨向欢乐多(251~255)

目录







251.

曾经我们提到过,蓝雨小队的食堂饭菜是出了名的美味(当然是向导食堂),所以喻文州一提议庆功宴在场的所有人内心都各有想法。张佳乐的眼睛都快放出光来了,于是你委婉地和喻文州提了一下,将大家都带回了蓝雨。

有种庆功宴变谢师宴的感觉(。)

你听从了郑轩的意见,拉着张可怜兮兮的脸,开门便朝着黄少天哭:“师父!我挂了!这可怎么办啊!”

黄少天的笑脸一下子就僵住了,目光投向你身后的郑轩和喻文州,两人皆是一副“无奈难过”的模样,他立刻冷下脸来揽着你的肩膀往客厅走。

“挂就挂了!谁稀罕和那个强迫症结合啊是吧!挂了考核而已又不是人挂了,你师父罩着你,怕什么的??……是吧?别哭了别哭了!怂什么啊!!……求求你别哭了,师父听着心都要碎了,都没话说了……”

随后跟上来的叶修等人努力忍着笑,就连不苟言笑的韩文清都情不自禁地弯了眼角。这还真是师父本人比徒弟还着急啊,而且他竟然词穷了!垃圾话一车一车的黄少天竟然词穷了!

被称作强迫症的新杰大大:……她没能和我结合你应该挺开心才对吧。




252.

没过一会儿你就忍不住笑喷了,往后一仰瘫在沙发里哈哈哈半天,把黄少天都吓懵了。作为gay密的张佳乐凑上前来解释半天,气得黄少天在沙发上挠了你半天痒痒。

向导食堂的好处就是有求必应,你们才等了半个小时,十几道菜就陆陆续续端了上来。你本来是坐在黄少天旁边的,从洗手间出来你的位置就被张佳乐占了,取而代之的是张新杰旁边空着的座位。

……行吧。算你们狠。

你十分自然地坐在了张新杰右手边,眼神不由自主地朝着他包扎起来的右手瞟。向导就是脆弱,这种伤口就算是不入流的你,一晚上都能恢复如初。

所以你还是喜欢做一个哨兵,自由又强大,没有人权的向导你是当够了。

“你的手,还好吧?”

张新杰侧目,声音平静:“没事。很快就能好了。”

……口胡,明明之前看到流了那么多血。你磨磨牙,给自己夹了一块藕,又给张新杰夹了一筷子粉条。

可你忽略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不是左撇子,他是正常用右手吃饭的,给他夹粉条他能夹上来才怪呢!




253.

你发现之后立马就后悔了。张新杰手不太利索地使着筷子,努力夹碗里的粉条,白色的纱布还透着一点点血色。

环顾四周,大家都各吃各的唠嗑唠得不亦乐乎,没有人注意这边。于是你一把抢过他的碗筷,夹了一大块猪蹄进去,还夹了不少蔬菜,又给他添上满满的一碗鸡汤,这才放在他面前。

“……是我的错。下次有这种事,一定会告诉你的。”你的声音细如蚊呐。

张新杰一脸的诧异还没来得及藏好,直直地盯着你:“你还想着有下次?”

“妈的,没下次了可以了吧?”

“不许说脏话。”他颤颤巍巍地接过汤碗,象征性地抿了一口便放下,不给面子极了。你们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吃完这顿饭,你只吃了一块藕,他只喝了一口汤,而且一结束就立刻起身离开,仿佛这里充满了让他避之不及的病毒一般。

你都这么真诚地在道歉了!为什么他还是这个招人讨厌的态度啊?现在回想起来,不告诉他这件事也不怪你嘛!你在进入霸图的时候张新杰的精神触梢就被隔在了外面,你以为是韩文清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所以才没有说的啊!

真是各有各的委屈。




254.

就算张新杰对你避之不及,你也能迅速追上他,他也是知道这一点的,在电梯门口见到专门堵他的你时不太惊讶。

你将脸摆得比他更冷,伸出一只手来。“手伸出来我看看。”

张新杰倒也顺从,将受伤的手放在你手上,一股湿意渗进你的掌心。你压下心头的火气,拆掉纱布检查他的伤口,纵深的一道横亘在手心里,没怎么结痂,但这之前一定是严重到皮肉外翻的,都快到了要缝针的地步,若是换做以前的你看了兴许会吓哭。

你从口袋里翻出刚刚取来的绷带重新给他包扎,手有点抖。“你不打算解释吗?”

“只是个意外,我想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认为你应该跟我解释,Danger考核的事。”

你沉默片刻,还未想好该如何说,猫头鹰的一声鸣叫便划破这份寂静。石不转飞来停在他肩膀上,仔细梳理白色的羽毛,它一直都是注重仪表的,和张新杰一个样。

它腿上系着一个小纸卷,应该是带回来给张新杰的,可是他连看都不看它一眼,应该是不想让你知道他派石不转送信了吧。

在无处发泄的火气之下,到了嘴边的话也变了味。

“关于这件事,我想我没什么可说的,我很期待考核结果。至于这个,”你给绷带打好结,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刀,顶着张新杰震惊的目光一刀划在右手手心,顷刻间血流如注。

“我还给你。”




255.

张新杰可能真的是气极了,但也不应该不考虑你的感受啊。现在最难受最纠结的明明就是你,再这样下去你都要考虑到底要不要把精神图景向他打开了。

你一头扎进电梯,身后跟着匆匆追上的肥六。靠在一边用张新杰换下来的纱布胡乱地擦了擦血,手却被另一只手按住,那人的指尖与关节立刻染了刺眼的红。

你深吸一口气,声音还在微微颤抖:“首席。”

叶修没应你,你也没抬头看他,顺从地一直低着头。本来就该是这样的,你们之间就应该是上下属的关系,不应有任何逾矩,所以哨向联谊会之后,你们就没好好说过话。

他问:“见到我很惊讶?”

“不是,我以为你早就上去了……”

“我这都下楼又上楼了,被张新杰气糊涂了时间观念都被他吃了?”

叶修话语中终于带了些笑意,握着你手的力道却越来越重。







女主这时候已经有些病态心理了,被逼急了无处发泄只能伤害自己。不是夸张描写,这种事身边发生过不少,后果还算惨重,只是除了伤害到身体外什么帮助都没有。
新杰现在和局外人差不多,叶修和韩文清之间商量的他都不知道,女主心里所想他更猜不出。
哦我又凑字数拖肉的更新了……大概,会考那几天开车?(顶锅盖逃跑)

评论(10)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