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星

你是非常可爱的人,真应该遇到最好的人,我也真希望我就是。
我现在就很高兴,因为你又好又喜欢我。




北斗南星。




仅站内转载ok👌

[全职/all你]哨向欢乐多(241~245)

目录





241.

“你为什么要参加这个评定。”

张新杰就算是盛怒也极力保持冷静,这就是他的作风,稳重而镇定。你总是把两个人联系到一起,是你的大错特错。

你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和火气,可是听到他在你耳边说出这话时却又如鲠在喉。刚刚在会议室里捏碎了杯子,这时候手还在流血,他也顾不上处理,就这么颤抖着声音问你,你哪忍心冲他发脾气?

为什么偏偏是你啊?同一批出来的半成品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你被消除记忆带进了中央塔啊?

张新杰见你面色僵硬不发一言,握住了你的手,他温热的血沾湿了你的手掌。

“现在退出,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他依然是那种颤抖的语气,听得你心脏一阵抽搐。


242.

“如果这么简单就可以退出,那联盟都不会出现拥有这么一个称号的哨向。”

你咬着舌尖,平静地回复。你竖起精神屏障努力挡回他的精神触梢,不让他窥见你的内心。

和测谎仪之类的东西是一个道理,只要咬住舌尖,就没问题,他就不会察觉到。

渐渐地口中充满了咸腥的味道,你蹙着眉等他的回答,却什么也没等到。一直低着头的他刘海遮住眼睛,但你隐约地看到他的镜片湿了一半。

最后还是不欢而散。

你握了握右手,最近握枪磨出了不少血泡,这些以后都会结成坚硬的枪茧伴随你一生,就和喻文州王杰希他们的一样。他们总能给你一种莫名安心的力量。

“喵——”

身后传来一声细微的猫叫声,你回头一看发现是王不留行。它大大的脑袋藏在你背后,见你回头才露出来盯着你。你刚刚正因为张新杰的事伤神,敏锐度都大大下滑了,这样不行,还是得练习。

“你来这儿干什么呀?王次席已经走了哦。”

你想伸出手去摸摸它的头,却慢慢地收了回去。你手里尚且沾着张新杰的血,摸它不合适,可王不留行还是将头凑了过去,使劲地蹭了蹭。


243.

“所以你把我带到这儿来,是为了见王次席?”

“喵!”

“……上了你可爱的当了,明明没有我的肥六可爱,却还能让我中计。”

王不留行优雅地迈步前行,率先撞开了门。王杰希正坐在摇椅内看书,一身舒适的浅灰色家居服,把办公室当寝室似的也是厉害了。见你来,他扶着面前的柜子起身,倒扣着放下书,神色温柔平和。

“是我让王不留行来找你的。”

“……为什么?”

“先进来吧,坐下说话。”

你身上还穿着带有浓重血腥味的军装,手心里汗津津的还混着张新杰的血,怎么说都是不干净,都不好意思进他办公室。你在门口犹豫半天的模样全部落入王杰希眼中,他指了指旁边鞋柜上的拖鞋,“换鞋进来就可以,把外套脱了。”

这还真是跟家里一样啊。你换上拖鞋,脱外套时倒是颇为不好意思,因为你前胸有一处剑伤,这时候血已经染红了白衬衫。

王杰希把走进屋内的你按进躺椅,自己随意地坐在柜子上,神色分毫未变。


244.

“张新杰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答应了韩文清的,这时候应该气得够呛。”

你摊开右手给他看,依然咬着舌尖。王杰希用手帕擦去你手心血污,又将你锁骨处的衬衫扣子解开,擦去伤口周围的血迹。

“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答应,你应该明白的吧?只要你失败了,必死无疑这件事。”

王不留行静静地卧在地毯上,一双蓝眸紧盯着你,和它的主人一样等待着你的回答。你微微颔首。“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想有一点活着的实感。”

“活着的实感?难道你现在觉得自己是具行尸走肉?”

“差不多吧。”

可不是差不多么,被束缚在手术台上那么多年,你早就不是原先的你了,充其量只是具能动的有思想的尸体,连见自己最亲爱的人一面都是奢望。不仅如此,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造成你现在的处境,一个消除你所有的记忆将你送入敌对阵营。

真可笑。王杰希如果知道了也会觉得可笑吧。

“你看到了么,自愈速度减慢了,你很快就会成为一名真正的向导,就算你再想成为哨兵,也是没有用的。”

王杰希没有为你处理太多,你们两个都无言地盯着缓慢流血的伤口,屋内一片静谧。


245.

“我能不能,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变化的原因?”

王杰希这个问题非常唐突。你想着,摇摇头。“这个连和我精神结合的张新杰都不知道,所以次席你应该知道我的态度就是无可奉告。”

“那好吧,你睡一觉。”

“就在这里?”

“就在这里。这里就是我的卧室,不会有人进来的。或者你睡到床上去也可以。”

你被张新杰失魂落魄的模样和伤口的刺痛撕咬着,早就困顿不堪,听到他这么一句话竟给予了他莫大的信任,缓缓合上了眼。王不留行见你坠入梦乡,也从地毯上起身,缓步到你身侧,将头贴近你的手。

有画面涌入王杰希的脑海中。

他看到周泽楷紧紧抱着你泪如雨下,你们在冰冷的雪地里失去了彼此,从此分道扬镳。

然后便是手术、手术、手术。

手术刀划开你的胸口、手腕、脚踝;

或粗或细的管子连接在你的身上,一旁的仪器滴答滴答响着,宣示着你还活着的信息;

注射器推入静脉,又从动脉抽取血液。

自始至终你的眼睛都是紧紧闭着的,和尸体别无二致。





虐都是假象,不会持续太久的。虽然我也不好意思说我是亲妈来着。
关于女主性格的变化很想说两句,她也有过崩溃到面部表情都没法维持的时候,可两个月总该调整过来了,所以现在就处于一种戴着面具不以真实性格示人的状态。内心没怎么变化,骨子里的温柔平和是没法磨灭干净的。
我自己可以说是特别喜欢她了。

评论(1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