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星

你是非常可爱的人,真应该遇到最好的人,我也真希望我就是。
我现在就很高兴,因为你又好又喜欢我。




北斗南星。




仅站内转载ok👌

[全职/all你]哨向欢乐多(231~235)

目录







231.

这个张新杰应该是个假的,要不然就是ooc了,人设真是崩得没边儿。

你默然正过视线看电影,看着看着眼皮越发沉重,这睡意太过汹涌,不由得在人怀里睡了过去。

可即使是困倦如此,你也还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境。

你飘在天花板上,你脚下尚且年幼的女孩一袭白裙,如同蝴蝶般灵巧地穿过南塔的走廊。路上不时有人跟她打招呼,她笑盈盈地问好,声音是吃了蜜糖后的甜腻。

上帝视角的你环顾四周,确定了此时你的方位:这里是南塔。南塔又称轮回塔,标志即为轮回小队的子弹标志。

你跟着女孩进了一间办公室。办公室内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和一张长沙发,除此之外空无一物,死气沉沉。沙发上穿着白大褂的女子正操纵着手环投影出的电脑终端,见她来,笑道:“下课了?”

“嗯!内容我都牢牢地记住了,现在考我完全没有问题哦。”

“不用啦,你一向如此认真,都是你哥哥把你带得好。”

她三两下点击关闭投影,招手示意她来,依然笑容满面地夸赞自己的儿子:“他今天去参加实战,五场全胜,没有停过。他教官跟我表扬了他好一阵呢。”

画面一转,转得你晕头转向。缓了半刻钟后,你将眼前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232.

“哥哥,我记得母亲说过你不用学这些东西的。”

刚刚的女孩坐在少年怀中,她长大了一点,却还是稚气模样,手指卷着他微长的发丝,动作轻柔。少年正是周泽楷。他无奈地摇摇头,弹了她额头一记:“都要学。”觉得这么说太单薄似的,又补了一句:“好好学。”

“虽然说看一眼就能记住,但是好无趣哦。我向来都不喜欢读诗什么的啊。”

你听到她这么一句心里一震,双脚微微一蹬便来到他们面前,然而你的目的并不是这个。

你俯身去看桌上诗集摊开的那一页,有两句诗被重点划了出来。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为了对你的爱,我会全力与时间争战。”

女孩在哥哥的授意下开始读诗,语调不如幼时蜜糖般甜腻,却也柔软至极,是落在他心上的羽毛。

“他要摧毁你,我却要把你的青春再现。”

周泽楷微微笑了,俯身去亲吻女孩。女孩没有推开他,反而努力地迎合,任凭他用揉她进自己骨髓的力道接触她。




233.

他们是一对恋人,他们的关系如若公之于众便是对他们母亲巨大的羞辱。

女孩那时候也有十一二岁,这种事不可能不懂,可她心甘情愿去接近自己的哥哥,周泽楷也爱她胜过自己,在母亲面前宣誓会永远爱她护她不抛弃她。

当真是有少年的孤勇。

他们的母亲沉默片刻,淡淡地告诉他们这并没有什么过错,因为他们本就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她是战场上捡回来的孤儿,父母下落不明,多半是在战争中死去。

女孩听到这个消息后宣誓,要遵从母亲的任何决定,依然做她听话乖巧的女儿。

周泽楷觉醒成为哨兵时只有十四岁,可没想到女孩成长为十三岁的少女时便觉醒成为了向导。他们都欣喜若狂,但在这份欣喜之下藏着周泽楷的隐约担忧。

少女提出要提交结合申请日后结合,他却说没那么简单。之后果然一语成箴。




234.

你醒来时处于极度的疲惫状态。做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梦,虽然身体得到休息但大脑仍未休眠,这是极为折磨人的,况且你还通过梦境知道了前前后后所有的事。

这些都不是真正的梦,这些都是你丢失的记忆,它们选择在这个时间回流,让你重新拾起你的身份,站在另外一个立场来看待问题。

你恍惚了一会儿,才转眼去看张新杰,他正低垂眉眼去看一本大部头书,感知到你的视线,放下书伸手去触碰你的额头。“睡得很不好吧。”

“嗯……”

“你的情绪……很难以形容。也折腾了我一个晚上。”他苦笑着将手逐渐下移,你一偏头躲开来,回复稍嫌冷淡。

“没什么,做噩梦了而已。”




235.

这都是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记忆,它们是不会造假的,仿佛忠实的奴仆在等待主人的应允回归。

你披着外套匆匆赶回蓝雨,连褶皱的衣服都没换就去往训练场。将常用的双枪弃置一边,换上另外的型号,几个连击,固定靶移动靶都是十环。

从小用到大的武器,怪不得这么熟悉。

管理武器的梁易春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从前你的枪法准是准却也没到达这种程度,你习惯性冷着脸的模样更使他不适。

怎么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队长,新年快乐。来陪我练练枪么?”

你转过身问门口的喻文州,许久才慢慢地、慢慢地挤出一个不太自然的微笑。







我终于爬回来更新了!不容易啊!
以后开始走女强路线(不)
套用同桌的话,男人都是臭居,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自己(。)

评论(13)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