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星

你是非常可爱的人,真应该遇到最好的人,我也真希望我就是。
我现在就很高兴,因为你又好又喜欢我。




北斗南星。




仅站内转载ok👌

[全职/all你]哨向欢乐多Extra1.情人节番外

Ummm正文和情人节其实没有什么关系,主要是描写一下喻总的心境以及蓝雨正副队之间的修罗场(。)
从欢脱到沉重是怎么个转换法我也在思考。
呃总之喻总没有BE啦……他们都是有机会的,虽然我这个番外写得跟BE似的……
总之祝大家情人节快乐以及食用愉快!
目录





1.

喻文州很愁,他从进入中央塔以来就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是不是个gay。



2.

在哨向的世界观里可以抛开性别自由结合,毕竟哨哨向向才是同一性别,可是喻文州极度不适应。他曾经也是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三观都非常正直,突然被抛进哨兵堆里还让他和最好的搭档同床共枕美其名曰培养感情,实在是接受不能。

他默默盯着黄少天,目光锐利地仿佛能将他盯出一个洞。

“吊车尾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也不想的啊?我看起来像是那么gay里gay气的人嘛?!魏老大怀疑你也就算了怎么能把我一起搭上呢……”

……好吵。

喻文州翻过身去,紧紧扒着床边,没事的没事的他也是直的不会对我做什么的……他在日后的无数个夜晚如此催眠自己。



3.

都说每个人都有gay的基因,只是需要激发,喻文州却觉得自己一丁点儿这种基因都没有。

最后魏琛和方世镜放弃了,放他们这对相容性高得离谱的好搭档各奔东西(。)身体契合并不代表心灵上也能互通,中央塔还没有强迫哨向到这种地步。

喻文州决心要做一个优秀的向导,心想着这样的话是不是就能摆脱所谓“相亲”。他的精神体觉醒地晚,所以在这之前一直被黄少天吊车尾来吊车尾去地叫着——实际上真正原因应该是他抵触与自己结合,魏琛放了他俩后他们的友情便急剧升温几欲沸腾。不过精神体觉醒得晚也有一定的好处,喻文州的精神体北极狐索克萨尔就有一种特殊能力——催眠。

“名字起得跟巫师似的怪不得有这种能力。”对此羡慕嫉妒恨的黄少天评论道。



4.

三年后,喻文州如愿成了蓝雨年轻的队长,成功压下比他强上不少的黄少天。

他的秉性决定了他的处事风格,他缜密的思维塑造了黄少天机会主义者的名副其实,很长一段时间蓝雨双核的强悍为中央塔所熟知。上任一年后,喻文州更为得心应手,但也常常去请教退役之后做了哨兵学校宿舍宿管的魏琛,因此常常去学校宿舍找人。

而那一次,他找到了一个奇怪的小姑娘。

她抱着一只白白胖胖的起司猫不断朝着魏琛献殷勤,猫猫也乖乖地抬起爪子卖萌,一人一猫简直一个样儿。他在黄少天身后掩唇轻笑,真可爱,在哨兵堆里很少能见到女生呢,但是该有的惩罚还是得有。

精神触梢蔓延开来,温柔地裹住女孩,传达了他的话语。

“不要乱动。”



5.

她听到他的声音,转眼看向他,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迷茫。喻文州也看了回去,眼中含着笑意,不是能令人一眼万年的类型,但是看着很舒服,尤其是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细细看去像是和她的精神体一样的猫瞳。

那边的魏琛扯开嗓子骂道:“你个男生,和女孩子打什么架?你处对象我没说过你吗!”

她没绷住,眼角和嘴角都弯起来:“所以说哨哨之间是没有未来的嘛。”

喻文州也忍不住笑了,只不过很隐蔽没让人发现。她那副机灵鬼的样子真可爱,只是……他记得他明明对她下过精神暗示的啊?怎么会不管用的?

精神触梢再次探过去,触到她的精神屏障,却是怎么都通不过了。



6.

为了证实这一点,喻文州最后将他们送去了处分室。

打架这种事说小也小说大也大的,实在是没办法下一个定义,喻文州无疑是给了他们最高规格的处罚。管理处分室的是叶修,他和叶修说明了大体情况,后者很干脆地表明可以一试。

首席向导的精神触梢布满整间房间时她只是有些困倦,很快便伏在长椅上睡了过去,和她的起司猫一样安静而乖巧。叶修明白到了事件的严重性,他交代喻文州有关于他授课的特殊课程的具体安排,邀请他来做助教,对她一同做最后一步的检测。

所以特殊课程只是个测试她的幌子。

喻文州的精神触梢对她基本没有作用,再怎么试探都破不开那道屏障,他想她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哨兵,心中竟然起了想把她分来蓝雨的私心。现在中央塔内的特殊行动组中只有蓝雨最适合她成长,兴欣霸图四分五裂,微草百花又全是向导,能维持完整的目前只有蓝雨。而且蓝雨的队内环境相对自由,把她扔到霸图微草去保不齐要一阵乱套。

最终他上报了他的请求,韩文清接受了他的这一提议,把他手底下的新兵蛋子送入了蓝雨。



7.

喻文州去接她时顺便给她的班级同学下达了有关下一节特殊课程的通知,他发现她的眼睛依然是亮亮的,仿佛发生什么都无法抹去她眼中的希冀。他给她准备了新的制服,还有肥六的——那是他问后勤要的一块边角料,昨晚他自己缝成了领结。

喻文州早就和黄少天通过气,让他对她多多照拂,黄少天最近也是闲得长毛,一口答应下来。

就算她和张新杰的相容性极高也无所谓,张新杰怎么说也是塔内的次席向导,结合后战斗力会大大削减,所以关于他的结合对象塔内肯定是要经过层层筛选,即使能与他匹配的哨兵少得可怜。喻文州只是感觉,像她这样的女孩,被送到中央塔就已经是很遗憾了,不能再舆论之下被劝着强制结合,毕竟中央塔不如南塔那么人性化。

并且他逐渐开始明白,他对她另有企图。



8.

喻文州觉得他应该不可能是个gay了,因为他深深地喜欢上了一个人,他喜欢这个人的方式很简单,就是默默守护默默付出。他从她的眼中看不出对他的爱慕,只有崇拜与信任,所以没必要让这最后一抹色彩消失。

可他不主动总会有人主动,他的多年搭档喜欢她这件事整个蓝雨基本都看得出来了,恐怕只有涉世未深的她还对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不甚清楚。

喻文州没打算放弃,却也不去管黄少天,他和他的副队和平常一样相处,倒也是和和气气。

黄少天和韩文清负责授课的特殊课程实际上也是为了探她的底,韩文清对她颇有微词,毕竟她有可能成为比黑暗哨兵更为可怕的另一种哨兵,对整个中央塔的威胁与日俱增。喻文州正是因为明白所以才没办法拦着,连她受伤都只能默默地看着,随后去到冰冷的会议室开一遍又一遍的会,商讨有关于她的处理方法。

在所有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的纠结情况下,他带着蓝雨众人,去她曾经待过的孤儿院调查她的身世。



9.

所有的资料都是假的,可偏偏她进入中央塔时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一席人心情沉重地回了中央塔,等来的是叶修和韩文清共同下达的处理决定。

你眼中的光芒没有消失,却日益减少,离开中央塔时微笑很僵硬很公式化,和他平日里对付高层的笑容一个样。喻文州无可奈何,他不会像黄少天那样直截了当地表达感情,如果被她察觉了只会更难受。

那段时间蓝雨上下集体低气压。

喻文州从中察觉出了向导残留的精神触梢,像是章鱼的八只脚,生生捆住了整个蓝雨导致气氛低迷。向导才有这种影响他人情绪的能力,可是蓝雨的向导只有他、徐景熙和李远,谁都无法做到这点。

他心中渐渐地有了一个答案。向导的精神力是哨兵的几倍到几十倍,同级别的哨向中哨兵的精神力远远弱于向导,向导却不一定能穿透哨兵的精神屏障。报告里她的精神力仅次于首席向导叶修,那么这整个中央塔还能有谁能够穿透她的精神屏障?!

她不可能是向导,这是根本没有可能发生的事,现在的种种条件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10.

接她回来的那天,她向张新杰表白了。

她的头发长长了一点,松散地扎着,喻文州看着都想给她拆了重新绑;身上的军装也破破烂烂的,还有血渍,看得出来是洗了的,只是没洗干净;她的瞳仁依然亮亮的,盛满了他所喜欢却不满足的颜色。

当时黄少天的情绪低落他感受地特别清楚,却感受不到自己的。

他是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的,张新杰提交了那么多次强制结合申请,总会成功的。强制结合就代表着她要被迫放弃她的自由去和另一个人在一起。

真凑巧,她也正好喜欢那个人。

礼盒里的纯白礼服拥有极长极轻盈的纱质裙摆,裙角有蝴蝶结的装饰,飘逸地仿佛一展翅就会起飞。他忆起黄少天准备的那双高跟鞋,鞋跟弯起的弧度与裙摆的长度是她正适合的潇洒与不羁。

有些事一直藏着才最好。

黄少天明白,也在逐渐学着藏得更好,他亦是。

评论(9)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