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星

你是非常可爱的人,真应该遇到最好的人,我也真希望我就是。
我现在就很高兴,因为你又好又喜欢我。




北斗南星。




仅站内转载ok👌

[全职/all你]哨向欢乐多(121~125)

哨向all你设定,轻松欢乐向。
出现谁就打谁x你的tag。
私设太多,可能逻辑上存在漏洞,欢迎指正!
目录





121.
将视线转回一周前的义斩军区门口。
“微草检查的人已经来过了?”
“是的,但什么都没查到。咱们这儿有什么呀?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他们查个什么劲儿的。”楼冠宁无奈地摆摆手,目光触及到孙哲平身后的你立刻定住了,毫不掩饰眼中的惊诧:“大神你从哪儿拐来的妹子?”
“路上捡的一只受伤的小野猫。钟叶离呢?”
“应该在食堂吧,我去把她叫来。”楼冠宁也注意到你的伤,立刻就去叫钟叶离了。看样子他对孙哲平言听计从的嘛,而且刚才楼冠宁脱口而出的那句大神,无一不表明孙哲平的身份不简单。
让这样的一个优秀哨兵来到边境线驻扎多年,塔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122.
义斩军区上上下下加上看门的老大爷和扫地的老大妈总共不超过十个人,偌大的军区因此寂静荒凉得很,可这样大家才更团结。在听了孙哲平的一番“解释”后,大家表示热烈欢迎新成员的到来,纷纷表态并呱唧呱唧。
不过知情人士还是有那么几位的。
“你手环的芯片不应该安在这里啊。”钟叶离指着x光图的一块阴影部分给你看,“你看,现在芯片出现裂纹,手环的大部分功能都无法使用了。”
“所以意思是说,它现在和一块手表没区别?”
“嗯,可以这样说。我没办法把芯片取出来,这么精密的手术只能到中央塔去做,不过它不会影响伤口愈合的。”
你连连点头道谢,笑弯了一双眼。这么一来还要感谢那个人哦?



123.
钟叶离是个温柔又细心的姑娘,她给你炖了好几天的骨头汤美其名曰帮你调养身体,你颇为不好意思地跟在她后面帮着打下手。义斩军区人少,所以每个人分到的任务会相对地多一些,楼冠宁在你伤好后划了半天表格才确定下你的任务——早上在整个军区内巡逻。
听着就累。
你有气无力地套上镇守军特有的迷彩军装,凌晨四点整就去旗杆下站岗。已经步入十一月的天气愈发寒冷,风一吹,北风卷地白草折的气势逼人得很。
不过这样也不错,总能让你回想起从前在学校努力学习的日子,在微凉的晚风中心智都是清醒的,可比在宿舍有效率多了。
你逃出来的初衷是什么?这个问题在平静安逸的生活面前还算重要吗?你不就是想活下去吗?
看吧,就说了在大自然母亲的怀抱中心智会变得无比清醒嘛。



124.
“喝酒吗?”
“孙哲平前辈,我现在可是执勤中喝什么酒?”
孙哲平这个人眉眼生得凌厉极了,但喝起酒来面庞柔和了不少,似是想起了什么值得开心的事一般。他丝毫不避讳地将他的酒杯拿给你,“我就这一个杯子,将就着用吧。昼夜温差太大,喝酒可以暖身。”
你乖巧地接过酒杯坐在他身边,稍微抿了一口,火辣辣的痛感烧灼着食道,尝不出什么味道来,可的确是暖和了不少。“和酒的味道很像,但这并不是酒啊前辈。”是酒的话以哨兵的体质估计会直接挂掉。
“顾夕夜他们调的,有文客北家乡桃花的味道。”
你咂了咂嘴,没感受到所谓的花香,便也作罢。虽然没什么味道,但你却觉得你热切地需要这种温暖,又求孙哲平倒了一杯。



125.
酒香混合着雪松香,还有一种很清冷的味道。
落花狼藉辨出了那雪松香气是向导素的味道,但并不是你本人的,像是精神结合一般,那股香气无论过了多久都挥之不去。
孙哲平喝干了酒壶里的最后一滴酒后,将其轻轻放置在台阶上,动作幅度不敢太大怕惊醒梦中的你。落花狼藉窝在他脚边,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扫着地面。
就这样似乎也不错,什么哨兵向导的,原本不都是普通人?优胜劣汰物竞天择,哨向引以为傲的优点同时也是他们的缺点,能够活到最后的都是中庸的普通人。





最近降温了好冷,感冒头疼得要死要活,所以提前发不起早了。大家一定要注意身体呀。
这几章之内小周短暂上线。

评论(5)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