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星

你是非常可爱的人,真应该遇到最好的人,我也真希望我就是。
我现在就很高兴,因为你又好又喜欢我。




北斗南星。




仅站内转载ok👌

[全职/all你]哨向欢乐多(61~70)

哨向all你设定,轻松欢乐向。
出现谁就打谁x你的tag。
私设太多,可能逻辑上存在漏洞,欢迎指正!
目录



61.
张新杰抹掉嘴角的血,转头抬眸看向黄少天,后者早已经通过精神力辨认出了他的身份,但还是蹙眉语气不善地问:“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深夜乱闯女孩子房间你这样好吗?”
“我如果不在她八成就暴走了,而且乱闯女孩子房间你也算一个。”他理顺你凌乱的刘海,“今天的事如果再发生,我会向处分室申请最高处罚权。”
“知道了,我保证……你被她的精神屏障挡在外面了?”看这样肯定是碰壁了,而且还碰得不轻,至少黄少天没见过张新杰这么狼狈的时候,就算是从前在战场上也没有过,他总是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
张新杰专心为你调节五感,同时分心问了一句:“她的猫呢?”
“中了索克的招,在队长屋里睡着了。”实际上是索克缠它缠得紧,喻文州就征求了你的同意将它带回去了。啧,凑不要脸。

62.
你醒来时又闻到了张新杰的向导素香味,做梦时一直在闻也就算了现在怎么……等等,这不是错觉啊?真的有股很浓郁的雪松香味啊!
睡衣的前襟皱巴巴的,你尝试捋平,在上面发现了血迹后欲哭无泪。咋回事儿啊?灵异事件?
撑着床垫坐起身来,昨天缠了一个晚上的脱臼的手腕已经不疼了,而且还能活动自如,你便干脆拆了绷带,飞速换上制服,将睡衣丢进洗手池里用热水泡上开始搓。可那干涸的血迹怎么也蹭不干净,固执地在纯白的布料上留下一抹红褐色。

63.
“身上这么大香味,妹妹你不会是晚上找向导小哥哥小姐姐消遣去了吧?”
你听到郑轩这话,一口白粥差点儿没喷出去。“郑轩哥我还未成年呢不要这样好吗!”
“哎是吗?差多久啊?”
“差两个多月呢!”
两个多月啊……黄少天在心里盘算着,飞快地数了数日子——到那个时候估计也就快过年了,又是一年一度的哨向联谊会。他咧开嘴笑了笑,帮着你说了几句话:“郑轩你别瞎说,昨天晚上我带她去了趟中央实验室注射向导素,刚来蓝雨总归是要注意下的是吧?”
郑轩呵呵一笑,没接话。徐景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看到食堂门口肩膀上坐着索克怀里抱着肥六的喻文州,终是噤了声。喻文州跟没注意到他们之间的诡异气氛似的,在你旁边的桌子上放下肥六,索克从他制服口袋里叼出一张被折叠地四四方方的纸,乖巧地衔到你面前。

64.
荣耀大陆的塔有两处,一处是你现在所处的中央塔,一座是同属于荣耀联盟管理下的南塔。两座塔有各自的管辖区域,但它们的立场有些不同,中央塔主张哨向与人类共进退,南塔主张哨向永远比人类高一等。一般来讲中立状态下的哨兵都比较喜欢中央塔,向导则比较喜欢南塔,因为中央塔的管辖更为严格,南塔较为宽松,不会存在强制结合这种命令。
中央塔哨向的手环是他们各自的身份证明与监视器,是以一种手术的形式将芯片植入手骨,这种方法不会疼痛,却会在哨向退役时产生后遗症,而且芯片将会伴随他们一生。这种被监视的感觉你不喜欢,但是也没办法,谁叫你现在是中央塔的人呢。南塔那群向导的思想你不敢苟同。
那张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植入手环的手术时间和注意事项。时间是两星期后,张新杰亲自执行。

65.
你现在一想到张新杰就头皮发麻,嗅觉灵敏地捕捉到空气中他向导素的味道。那味道经久不散,一直萦绕在你身边,怕不是他半夜潜入你卧室给你打向导素了吧?
……怎么可能,他那么严肃一人,可不能把人家想坏了。
一个转身避过黄少天突然而至的剑尖,头发险些被削去一半,你不敢走神,专心地一步步后退练习遮影步*,躲开所有突然的攻击。
“从一开始你就在想什么呢,不乖乖听话的话下次的特殊课程可怎么办啊?”黄少天剑走偏锋从你头上劈下,你堪堪躲过,被他的动作晃得头昏眼花,“啊?什么特殊课程?”
“队长没和你说吗?”
“没有啊!”
“什么嘛,我还以为你知道的。”他摇摇头,停下了动作。

66.
“啥?助教?那是干啥的?”
肥六丝毫不顾及你刚刚在对战中透支的身体,自顾自地窝进你怀里,你嫌弃地推了它一把,仍然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下次的特殊课程由我和老韩进行,但我们要各自找一位助教,我当然是选择你咯!”
“……”“当然”是个什么鬼啊,“那都要做什么啊?”
“对战啊!很简单的对吧?”
……简单个鬼。学校里每次对战你都打不过对手,完全就是给对手增加连胜次数的好吗。
黄少天看你那副怂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揉乱了你的头发,“怕什么,有困难师父给你顶着,天塌下来都不会砸着你!”
你被他这话说得很是感动,眼泪汪汪地点点头。肥六斜了你一眼,暗暗骂了句戏精。

67.
黄少天一开始没有教你剑法,这些天一直都在练习遮影步,不过这只是写作遮影步读作躲猫猫,只要尽全力躲开他的攻击便好。时间一长你便觉得自己是个假的哨兵,完全跟不上节奏,大伤没有小伤不断,一个不注意就容易被抹脖子。
美洲狮夜雨优哉游哉地在场边舔着毛,旁边卧着肥六,它们之间相处地非常和谐,有的时候索克也会来和它们一起开茶话会。蓝雨的其他人似乎都很忙似的,一天天的不见人影,不过每两天也会轮换着来教教你一些作战技巧。
你好奇心颇重地问了黄少天缘由。
“现在是休战期,还没到派S级哨向出战的时候呢。每个小队的特殊行动组人员都会定期去后勤帮忙,或者是训练体能,更闲的时候还会去学校上课,就像魏老大,那完全就是闲得长毛了嘛去给你们当教官!”
你想起魏琛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

68.
说起来也很久都没有看到魏琛教官了,听黄少天的称呼他们似乎熟识,难道他是蓝雨的前辈?
你抱着书去学校上课的路上忍不住胡思乱想。
加入蓝雨、与蓝雨的成员相识仿佛给了你一种莫名的自信——既然蓝雨选择了你,那是不是也就说明了你是有天赋的?还是一块能够雕琢的璞玉?既然这样那就要摒弃从前的态度与思想重头开始,争取成为一名优秀地能和黄少天比肩的哨兵。
蓝雨海蓝色的制服在一片土黄色之间煞是显眼,你带着肥六没有任何犹豫地挑了个前排的座位,认认真真听课做笔记。

69.
恰巧这堂课是生理卫生课。
方锐老师戴着的平光镜和他的气质一点都不搭——你一边听着他在讲台前大谈特谈哨哨向向的结合是在浪费资源一边吐槽。他是代课老师,主要工作好像是计生部的干事来着,这还是上次听魏琛教官自言自语听来的,所以怪不得他这么强调这档子事儿呢,这是人家的本职工作呀。
中央塔不禁止哨哨与向向之间的自由恋爱,只是结合申请是不会被批下来的,除了极少数情况。而这个极少数,一般都会在高阶哨向之间产生,因为他们的结合申请是联盟处理的,塔内人员无权阻止。

70.
韩文清觉得他现在非常不想见张新杰,最近烦心事太多,一见到他他就冷静地汇报关于发生在你身上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事,他听着只觉匪夷所思。
这种体质的哨兵,极为危险,怪不得要提早佩戴手环,以免夜长梦多。新的这种手环植入方法使得近年来塔内都没有背叛的哨向,还是很安全的。
“你就继续监视着她吧,等到过段时间的特殊课程,我会亲自领教的。”
他还真就不相信他连一个小姑娘都制不住。



*遮影步在这里的意思大概就是加快速度闪避或攻击,只能让对手发现你的残影。



好想把这个快点写完呜呜呜我有新的脑洞了不写心里难受!
肥六发烧好了,可喜可贺。

评论(10)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