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lly Alter

To be better.



合格的周吹杰西卡厨.
fgo咸鱼玩家.
常年失踪人口.

【闪恩】文艺三十题(1)

在写他的世界时就开始写的题现在才写完五道,拖延症已经没救了……
断断续续地讲他们两个从小到大的故事。
写得比较随性,想起什么写什么。
※不是战车男设定,小恩性别为男性。
可以接受的话,let's go↓↓↓





1.前后桌
吉尔伽美什三岁时被言峰绮礼强制送去了幼儿园,本就心情不爽的他在老师不注意时偷跑出来,恰巧遇到了迷路的恩奇都。
于是两个人为“为什么吉尔伽美什开口本王闭口本王”的这个中二话题由争论延伸至武力PK,时臣老师和肯尼斯主任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两个人分开。令人惊讶的是,占下风的是吉尔伽美什,看似柔弱可欺的恩奇都身上一块儿青紫都没有,还冲着筋疲力尽的他做鬼脸。
这两个孩子彻底结下了梁子,在整个幼儿园时期,作为前后桌不知拿对方开涮了多少回——或许这也是另外一种关系好的表现方式吧。而他们互相作为前后桌的原因,时臣老师也不知道,原本吉尔伽美什的后桌是伊丝塔来着。


2.走廊拐角
小学时学校的走廊很长,而且顶楼没有窗户,走廊两侧都是教室,即使是白天也有些阴森森的。
恩奇都制止了自己脑内可怕的幻想,抱着作业本继续前行,前面的拐角是个盲区,他在经过时和另一个人撞在了一起,作业本散落一地,他听见了一声吃痛声——那声音明明就是自己熟悉的人。
他看清眼前男孩儿的脸失笑出声。
“吉尔?你不是去什么贵族学校读书了吗……”
“绮礼因为工作又调了回来,我就也跟着回来了。”
九岁的吉尔伽美什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站起身,抬头趾高气昂地宣布,同时他还不忘把恩奇都从地上拉起来,将他的手握得紧紧的,“怎么样?我的回归有没有让你感到荣幸啊?”
“……先蹭蹭你头上的血再说。”


3.夏与蝉与风铃
绮礼出差了好几天都不回家,没人照顾吉尔伽美什,恩奇都便把他拐来了他这里。
炎炎夏日,两个孩子坐在花园的秋千上,叼着冰棍,听着蝉声,头顶的风铃被风吹起铃铃作响,时光惬意而美好。
恩奇都转头看着他的挚友,他圆圆的脸颊鼓起来可爱极了,带着粉嫩的颜色,不知道长大之后还是不是这样呢。
就是刘海下的绷带比较刺眼就是了。


4.虹
“吉尔,要下雨了呢。”
吃早餐时恩奇都指了指外面发暗的天空。吉尔伽美什戳着盘子里的煎蛋,眼中只有挚友乱糟糟的绿毛,语气淡淡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昨天老师讲过彩虹的七种颜色,我才发现我似乎从来都没认真观察过彩虹,记忆中的彩虹是什么模样已经忘记了。雨后会出现彩虹对吧?”
“也不是次次雨后都会出现彩虹哦,”照顾恩奇都的保姆沙姆特温柔地揉了揉两颗小脑袋,“既然阴天了就带伞出去吧,放学需要我接你们吗?”
“不用啦,我和吉尔在一起就可以。”
他想要更多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
那天虽然下了大暴雨,但他们在外面踩水坑玩得很开心,两个人回来身上都湿漉漉的,同时恩奇都还不忘向沙姆特描述雨停后他所见到的彩虹的模样。
是和吉尔一起看的,所以有特殊的意义,比其他任何彩虹都要绚烂得多。


5.车站月台
恩奇都十一岁时正奔走于画室学校与家之间,三点一线忙得像是准备升学的国中生。吉尔伽美什没有他那么忙,却也在绮礼的教导之下过着于他而言压抑的日子,偶尔会发简讯提前告诉他去画室接他,恩奇都也很乖巧地等着他的挚友。两个人总是喜欢坐地铁,找个靠近车门的座位坐着聊天。
可是这次在月台上,吉尔伽美什反常地忧郁起来。
“以后你想去哪儿。”
“直升这里的国中,以后就专心画画,将来报考美术学院。……会留在这里就对了。”恩奇都倒是把未来的路规划地挺好,他有些担心吉尔伽美什,他这个状态是怎么回事?总给人一种无力反抗的错觉,这不符合他的年龄,更不符合他的性格。“吉尔你最近一直给人一种心不在焉的感觉哦?怎么了吗?”
“没事,想知道本王的挚友以后想做什么而已。”
“那吉尔以后想去做什么?”
吉尔伽美什没说话,盯着对面的月台,似是在思考,也似是在发呆,但他很快被恩奇都拉走了。
“与其在这儿想这些不确定的事还不如快点上车啊笨蛋王。”



TBC.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