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lly Alter

To be better.



合格的周吹杰西卡厨.
fgo咸鱼玩家.
常年失踪人口.

【闪恩】金光闪闪修罗场

《他的世界》后续,磨蹭了三天的产物x(你个起名废)
因为文中不断地提到三位王,所以人称乱七八糟,提前注明一下:
中二王:Archer
贤王:Caster、贤王大人
幼吉尔:就是幼吉尔w
一直想写写看他们之间的修罗场,吃醋的王们最可爱啦(给他们打call)可能会ooc,欢迎指正!


1.
吉尔伽美什(Caster)最近总给人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虽然那张脸和平常一样高傲淡漠,可莫名地令人害怕接近。
贤王大人难得的低气压吗。
咕哒子摸了摸下巴,站在门外回想召唤出恩奇都前几天直到现在她有没有做过得罪他的事。啧,都把他的挚友带来迦勒底了还有什么好气的?……等等,最近小恩是不是一直在跟吉尔伽美什(Archer)在一块儿?
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心情愉悦地敲开了Archer的门,果不其然,他和恩奇都正面对面坐在床上,没有腻腻歪歪,而是大谈乌鲁克的政治。咕哒子听不懂,但她看得出当恩奇都说话时他极细微的眼神变化——高傲中透露着恰到好处的温柔,使得他那凌厉的竖瞳平添了几分柔和。想必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英雄王,恩酱,我们一起去打种火吧?”顶着Archer莫名热烈的目光,她提议道。恩奇都歪了歪头很自然地微笑:“当然可以啊,只是今天的种火是Saber职阶的吧?我去会不会……”
“带着恩酱一起刷羁绊嘛,再说了前方有Archer在,他一个人搞定都完全没问题!”
Archer对咕哒子直白的称赞很受用,他微微颔首,“本王一会儿就带着挚友过去,你就准备好迎接我们的亲临吧。”
“嗨~”

2.
Caster接到了御主咕哒子的邀请,说是要一起去打种火——开什么玩笑啊,这次的种火可是有Rider职阶的,就这么打也太吃力了吧?御主是怎么想的把他编入队伍?
贤王大人身上的低气压愈发浓重了。他回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恩奇都被召唤那夜,他曾去找过咕哒子,可他却在咕哒子的房间门口看到了意想不到却又在意料之中的画面。
显示器中的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相拥而吻,金色绿色的发丝纠缠在一起,两人的躯体被白袍包裹,情景平静美好而又忧伤地令人想要落泪。当然,这个吉尔伽美什不是他。
这是真真正正的恩奇都,不是前些日子在乌鲁克时见到的占用恩奇都身体的金古。这几天他没有去见恩奇都,相应的恩奇都也没有来找他,在他的泥板上呈现的恩奇都身边总是形影不离着Archer,偶尔还会有年幼的他出现,笑嘻嘻地上前抱住他的腰,完全不惧Archer的怒火。
现世时正是失去挚友并且已经懂得了人生之真谛的时期,本来对于失去挚友的痛已经淡化的他在恩奇都再次现世时重新回味了一遍。看来王的弱点是真切地暴露无遗了啊。
来到修炼场门口,两个王的闹剧早就已经开始了。
“吉尔菌,你们抢归抢,一言不合就打起来这算什么啊?!给医生和达芬奇知道了又该召开新一届的迦勒底批判大会了……”
“王之财宝!”
“天地乖离开辟之星!”
完全不听话啊,真是。
贤王大人扫了一眼旁边静默微笑的恩奇都,泥板上凸起的金色文字闪着细碎的流光。

3.
“所以为什么Caster的吉尔和Lancer的我也会在队里呢。”
“当然是为了刷羁绊啊刷羁绊!贤王大人马上就绊10了要多多加油,绊5的恩酱也是哦!”
恩奇都会意地颔首微笑。他的头发长了不少,身旁也飘舞着空有金色光影的花瓣,想必是灵基再临的成果。他温柔地凝视咕哒子时,两位成年版的吉尔伽美什都投去了意味不明的目光,碰撞在一起也多了不少的火药味道。
幼吉尔嘴角的弧度没有消失过。
进了修炼场,按照三位王的要求,把恩奇都排在了最后,助战是谁不知道,他们的眼神始终纠缠在一块儿,无关紧要的事他们不去理会。
作为队长的Archer收回视线,抛出手中的天之锁,泄愤一般地怒怼对面的手腕儿们;紧随其后的Caster将Archer刷出来的暴击星利用地恰到好处,即使职阶被克制也打出了伤害溢出;首发队伍最末的幼吉尔,一直保持偷税到底的微笑从旺财里扔宝具。
咕哒子表示,如果后面没有小恩你们还会这样吗。看来下次要把大英雄和拉二、月神和猫茶放在同一队伍里了啊……噢,大英雄必须得放在最后头,要不然宝具一放那位尊贵的法老肯定会给她来一个坟头对撞。
不过她站在队伍的最后方并没有听到三位王的互相嘲讽EX技能放出。
“之前说恩奇是不会现世的是谁来着?现在又有干劲了,真好呢~”
“……如果可以本王真想掐死你这个杂种。”
“不会的哦,如果我是杂种的话那你是什么?真是讨厌长大之后的自己啊……啊,我没有在说你哦Caster。”
被点到名的贤王啧了一声,不打算加入他们两个的“战争”。只是中二的Archer不断地挑衅他,这着实让人有些受不了。
“在恩奇都被召唤出来后你怎么变得胆怯了?作为真正的全盛时期的我竟然是如此懦弱的一个人吗。
“恩奇都最近还在问为什么他所期盼的吉尔伽美什会对他如此冷淡。
“现在也算是稍微能明白幼吉尔的心情了呢。”
贤王手一抖,百分之九十的暴击没打出来,反而被对方的一个暴击打得只剩几百血量。
严格来说这也不算是挑衅吧。
Archer完全没有听Caster回答的意思,斗志高昂地放了发宝具清场,势必要做到生命不息嘴炮不止似的。“哈哈哈哈哈,还真是好笑,立场是否坚定难道是作为星级的评判标准的吗?”
“你说话还真是难听啊,星级的评判标准应该是自大等级吧。”
幼吉尔似是不经意地往后一看,随即笑得更为灿烂,从旺财里找出一把金光闪闪的斧头,语气不咸不淡地警告前面二位:“两位英雄王啊,似乎……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呢。”
他们三个在前面开嘴炮,后面挚友早就和助战的Caster聊了挺长时间了。
……
……
……
真是的,闹也要有个限度啊,连他的话都没听到吗!


Fin.
(嗯没有然后了修罗场真是难写。)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