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lly Alter

To be better.



合格的周吹杰西卡厨.
fgo咸鱼玩家.
常年失踪人口.

闪恩 他的世界

#深夜产物有点粗糙
#重说三:oocoocooc


1.
年幼的吉尔伽美什一直都无法理解年长的吉尔伽美什(Archer),缘由是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他最亲近最信赖的挚友恩奇都,他们在漫长地仿佛永远无法醒来的梦中亲吻拥抱,他的眼泪落在他身上,却穿过他的身体直击地面。御主和他的梦是相通的,第二天早上就特地来他的房间看他,她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顶,刻意放缓了语调,用了十足的哄小孩子的语气。
“小恩up可足足有一周呢,相信Master,一周的时间还不够迎接你的挚友吗?”
幼吉尔没有说话,准确来说是因为有人抢先一步让他没法接御主的话。门口金光闪闪的从者吉尔伽美什(Archer)正双手环胸一脸不屑地看着他,在立香的话音刚落便冷笑着开口:“能召唤出本王你的好运就到此为止了,难道你认为你真的能将本王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挚友带回你这寒酸的迦勒底?哼,痴心妄想。”
这话虽是对着立香说的,眼神却牢牢锁定在幼吉尔身上。
我草拟粑粑。
立香在心里疯狂的刷屏,不过的确这位最古之王没说错,在四个月前一发呼符召唤出这位臭屁又自恋的五星英灵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过ssr,连sr都少有,上次好不容易从酒吞池子里捞出张金卡结果是伊丽莎白,这让有小太阳的她情何以堪……看来都是这位最古之王的诅咒!
不过,刷屏内容在心里想想就好,要是说出来,用令咒都不一定能制住他吧……
“Master的心意看来只有你不明白吧,连那位贤王都比你要明事理多了(虽然在某些方面上还是一样的讨厌),真不明白为什么长大后的我会是这样。”
“你可别忘了你我的梦境是相通的,让真正恩奇都回来这种事,是无法从本质上实现的。他只是一个残象,是英灵座上英灵的分身,我们亦是如此。如此痴心妄想,是无法成为一位合格的王的。”
立香被吉尔伽美什这话整得晕晕乎乎的,但注意到幼吉尔逐渐坚定的目光与咬紧的贝齿后,她反问了吉尔伽美什一句:“即使是残象英雄王大人也不愿再相见吗?”
可惜她没有得到他的回答,他干净利落地离开了,金色铠甲摩擦碰撞的声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来得剧烈。

2.
立香的氪金之路开始了。但是前六十个石头她没捞出小恩,反而最先出来的是贤王大人,一直在旁边当圣遗物的吉尔伽美什(Caster)无奈地摇摇头,别扭地安慰一脸阴郁的御主。“这还早着呢,怎么可能这么早就召唤出五星从者啊。”不过好歹他二宝了。
“就当是开门红吧……今天欧气一点都不足,你们几个欧洲人都在旁边我怎么一点都没沾到?”
立香下狠心般地一次性放好了六十块圣晶石,这可是她刚才让贤王大人和幼吉尔拿了很长时间捧在怀里都快被焐热乎了的幸运石,再不出货她就真的穷了!
然而尤瑞艾莉无奈地摇摇头,看看旁边的阿周那。
可是阿周那是亚洲人啊。
不过她并没有说出口,御主的一番心意可不能轻易破坏。这是女神的祝福噢,就请好好收下吧。

3.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
Archer的吉尔伽美什今天刚刚散步回来。他手指轻抚颈上的黄金项链,这是今日御主为他灵基觉醒时他所获得的新的饰品,不仅如此,他整个人都和从前不一样了——光裸的上身肌肉线条分明,腰间有着鲜红如血的神之印记;下身着有厚重的金色铠甲,其上的青色红色交织的纹路精巧细致,这点和从前倒是一模一样。
黄金靴轻踏地面,发出震天动地的声响。——倒是很不会关心他人呢,明明都这么晚了。
吉尔伽美什的屋内没有过多的装饰品,明明他是那么喜爱黄金的王;立香曾经问过他缘由,可他连模棱两可的回答都不屑于给予。
啊,一向洁白崭新的床铺被一个熟悉而陌生的人霸占了。
他金绿色的长发柔软地铺开在被单上,额前的刘海被他往旁边随意地理成了不遮挡视线的模样。他阖着双眸,表情平静而安详。
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挚友。
英雄王的真实内心向来无人可参破,除了另外的两个他和他的挚友恩奇都。他不讨厌幼吉尔,只是感觉曾经的自己所坚持的很多事与现在的自己想法相悖而已;他更喜欢的是与贤王一同坐在迦勒底的VR模拟室,在乌鲁克的漫漫长夜璀璨星空下用黄金酒杯饮酒,即使他们可能一句话都不会对彼此说。
对于他来说内心最不能触碰的底线便是恩奇都,贤王时期的他也一样,幼吉尔更是,天之锁是他们深深珍藏在王之宝库内最喜爱最信赖的宝具。
他只需要存在于梦中便好,贤王也是明白的,恩奇都的确值得他怀念依恋,但他不能现世,否则最古之王会拥有脆弱的一击即破的弱点与厚重如幼发拉底河的悲伤。
不过人已经在这儿了谁也没有办法。
一向拥有蹭的累属性的英雄王大人唇角难得勾勒出一丝温暖的弧度,身上华丽的礼装变为灵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原本他常穿的白袍。
他躺在他旁边等待着他醒来。他没有同他一同睡去,他希望他一睁眼看到的就是他。
一睁眼眼前便是他的世界。


FIN.

评论(1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