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星

你是非常可爱的人,真应该遇到最好的人,我也真希望我就是。
我现在就很高兴,因为你又好又喜欢我。




北斗南星。




仅站内转载ok👌

她说要挂我
飞速先lof挂她
@宥沐

下回了lof的旧版本,新版本看着憋气。
把关注喜欢粉丝数之类的都关了,重新开始,现在起我要做一只乖乖的萌新x
可能变身成为周更/半月更写手,取决于我的作业数量和男朋友的热情程度(。)

请求

求转!

星织云:

必!须!转!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全职/all你]哨向欢乐多(296~300)

296.


就像是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醒过来之后头脑混沌,忘记了梦境,也忘记了现实。

肥六趴在你枕头边睡得正香,你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下床,张新杰连双拖鞋都没给你留,你只能赤着脚。

白噪音室已经解除了封锁令,毕竟结合完成了,不然你也走不出去。顺着走廊一直走,因为某个部位的疼痛,你从未如此痛恨过弧形的建筑,显得走廊太长永远走不完似的。

电梯……二楼……中央实验室。

你站在电梯门口眯着眼看。安文逸站在实验室门口,怀中抱着一摞文件,原本戴着的眼镜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覆于右眼的纱布。你心中一惊,犹豫着问出口:“你的眼睛没事吧?”

“哦……没事。和其他人比已经算是轻伤了。”安文逸发现你也着实惊了一惊,“是来看老师的吗?”

“嗯。他在里面吗?”

“在是在,不过不方便见面……”

“我知道了,晚些时候再来看他。”

你礼貌地颔首示意,转身又进了电梯。看样子,塔里是出事故了,应该还挺严重的。

那,张新杰有没有受伤?




297.


你越想越害怕,可现在也见不了他,况且你最好还是回一趟蓝雨,现在你这个样子有失体统。

地砖很凉,你没力气跑回去,就只能挨着墙一步一步地走。一路上没遇见几个人,塔里安静地可怕,也隐隐有种肃杀的气氛传递开来。蓝雨的客厅没有人,休息室没有人,食堂也空空荡荡,失落感扑面而来,压得你喘不过气。

往前走出几步,有什么东西扎进了脚心,针刺般疼痛。细微的疼痛都能被扩大无数倍的感觉太差,你立刻抬脚,摸出一片极小的金属碎片,放在掌心仔细端详。

是什么东西的碎片呢,看不出来啊。

你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扔掉。刚往前走出一步,胳膊就被人大力拉住,一个使劲儿把你拽了回来,没有丝毫温柔可言,吓得你反手掐住他的手肘一转,将他压在一边的墙上。“你做什么!”

“我也想知道你在做什么!”

张佳乐眼中满是劫后余生的恐惧,冲你喊出这句话时,声音都沙哑了。




298.


“要说话的话别在这儿说,去客厅吧。”

片刻沉默后你如此提议,张佳乐点头点得痛快,甩了甩发疼的手肘,弯腰勾住你的膝盖把你打横抱起。你又被吓了一跳,却没有反抗,因为你也发现你刚才站过的地砖上有丝丝血迹。

张佳乐把你放到沙发上后就去给你找鞋了,不知道找的谁的拖鞋和袜子,穿着倒也舒服。他还在吧台倒了两杯柠檬水,捧在手心冰冰凉凉的十分舒服。

“现在塔里形势紧急,大家都出去做准备了,所以都不在。”

“我刚才去了中央实验室,张新杰和安文逸都在,但明显不方便见客。”

张佳乐若有所思:“现在中央实验室是最忙的,这也正常,你估计几天都不会看到张次席了。曾经塔里硬件出了点事故,他整整一个月没有出过实验室,科研人员就是辛苦。”

你没说什么,小口喝着柠檬水。张佳乐也没有要等你回答的意思,自顾自地说下去:“南塔越来越不安分,中央塔却缺少精锐战斗力,看样子是要把一些老人和幕后工作者请回战场了。”




299.


张佳乐的这番话让你想到了一个人,曾经教过你一段时间的救命恩人孙哲平前辈。可你没敢提他的名字,这对老搭档之间的事你还搞不明白,贸然提及总是不好。

“就比如说张次席,曾经还上过一段时间的战场,后来听说有些心理阴影自动请缨备战幕后。他在战场上效果不大,但在后备部队支援比那些老人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是他的侦查能力是一等一的强,安文逸跟了他那么久应该学到了些他的意识可以操控后备部队,这次还是要请他回归战场。”

你抓到了他话里的重点语句:“心理阴影?”

“没错,听说是来中央塔之前就有。”

你闭了闭眼,心里明白了大概。“还有呢?”

“守卫队的杨聪,也该请他回来的,别看他是守卫队的,其实他的立场一直在中央塔这边。再有就是义斩军区的楼冠宁和……孙哲平,孙哲平虽然负了伤,但短暂战斗应该不会有大碍。”

张佳乐表情只复杂了一瞬,紧接着又面无表情起来。他结束了官方性话题,又问你:“你和张新杰在一起,幸福吗?”




300.


幸福的吧。

你这么想着,却没说出口。你觉得你失去了判断能力,亦或是你想要的太多,贪婪成性,安安稳稳的感情你都还嫌不够。

可是就是缺点什么。

“张次席人很好,在这个中央塔里,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三观正直的。他也不近女色,不少小姑娘排着队跟他表白他都无动于衷。

“你们之间的结合我看不明白,你们究竟喜不喜欢对方呢?虽然这是塔里下达的强制性命令,可你们之间总有感情在的吧。”

你点点头,咬着杯子含糊地说:“有的,只是他不是很会表达感情。”

“现在哪里都吵着要求平权,向导的平等权利逐渐恢复,说到底我们每个人也都是希望哨向之间的结合不要那么冷漠。”

张佳乐转过头去,凝视你刚才站着的地方。那里是无穷无尽的深渊,跳下去必死无疑,而你刚才就在那个地方徘徊不定。可他最后也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将一些事情深埋于心是最好的选择。

“祝你幸福。”

[全职/all你]哨向欢乐多(291~295)

291.


回忆戛然而止。

手术室内腐败的气息更重,张新杰闷得慌,可他如今和当初的你一样无法逃离。他还有想要知道的事,这个精神图景不甚坚固,他怕他只会有这一次进来的机会了。

“有什么想要知道的事可以直接问我。”

手术台上的你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精神图景内是不可能出现其主人本身的,但肥六的能力是制造幻象,制造出一个假的精神图景都问题不大,那化成你的样子又算个什么呢。

张新杰梳理了下思绪。“为什么那时你没有精神体?”

“也是有的。那个时候他们从肥六身上找不出突破口,就把它一直关在我的精神图景里。周泽楷心软了,没能全部清除我的记忆,它们都潜伏在肥六体内。”你坐起身来,慢悠悠地整理凌乱的衣襟,毫无光泽的长发自耳畔散落。“你想想,我离开后肥六是不是找过你,和你共享我的记忆?

“也可以说,那时的肥六就是记忆未被消除的我,它做出的事是我的原本意图。”




292.


周泽楷没能全部清除你的记忆,究竟是一时心软,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在这种事情上让你留着过往的记忆完全是在害你,张新杰不相信他会不知道。

可他没问,他怕你多想。这种事他自己能够通过理清思绪找出问题的答案。

“你们这批次的实验体现在怎么样了?”

“大部分都和那时的我一样,生命体征消失许久后宣告死亡,我还算幸运,活了下来,可能也和失去记忆有关系;也有一部分被制成标本或解剖作为研究;最接近成功的一小部分被制造成定时炸弹般的人体武器,上一次的事故中就有他们。”

那个不甘于死亡的男人,被你用张新杰给的剧毒针剂结束了生命。

张新杰不甚了解那件事,没有做出评价。一个框架在他的脑海中逐步形成。你见他迟迟没有反应,轻声问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想对你说的话,但我想亲口对你说。”

精神触梢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你像个小孩子一般开心地笑了,眨眼间,他已被逐出你的精神图景。




293.


精神触梢挟带着丝丝喜悦传达至他的大脑,张新杰也忍不住弯了眉眼。他又温柔又认真地看着你的眼睛,没有戴眼镜的他面部轮廓柔和了不少,比平时的他更加平易近人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亲口问我了。”

“嗯。……我真的很喜欢你,无论如何,都喜欢。”

“看出来了,要不然精神图景里怎么都是跟我有关的记忆。”

“那你答应吗?”

你的心理防线被他彻底击溃。他用的武器是无形而强硬的,在你心上划开一个创口,将其撕裂自己住了进去。从此以后他的身心都属于你,你也把自己完整地交给了他。

眼泪濡湿眼睫,你颤抖着声音回应:“别太轻信自己的人格魅力了。我答应。

“可我是一个失败品,将我送来中央塔的目的就是毁坏秩序创造危机感。”

“不会的,将来这个目的只有陪在我身边。”

他用指腹擦掉你的眼泪,却突然间发出短促的低吟,在他身下的你抓住了他的敏感部位,此时正不轻不重地抚摸。他着实惊讶了一阵,却没有阻拦,默许了你挑逗性的行为。




294.


任张新杰的自控力再强大,在这方面也还是要跪的。

你抓着他的肩膀,连意识都快消散。在这间白噪音室内,你连基本的时间观念都缺失,只觉得一切都好漫长好漫长,仿佛回到了过去被囚禁的时光。与那时候不同的是现在的你是快乐的。

喜欢的人在身边总是能激发出某种强大的力量,这是对的。

你再一次地进入了张新杰的精神图景。石不转带着你向前飞去,你们离开实验室,往中央塔的走廊尽头而去。

“你的精神图景不局限于这小小的实验室啊。”

你如此问石不转。石不转自然是无法回答的,它只是将你引来走廊尽头,后便温驯地落在你肩头,啄着雪白雪白的羽毛。见它如此,你只好环顾四周,然而转过头时眼眸瞬间被泪浸湿。




295.


你敢说你从来没见过张新杰那么失魂落魄的样子。

他只穿着一身单薄的白衣白裤站在你身后,双唇紧抿,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他的瞳孔中映出细小的亮光,你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微弱的火焰。

脖颈处热度越来越高,你不敢回头。

风送来了他的声音,既远又近,听起来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不真实感太强。

“不得不开战吗,别做得太过分了。”

记忆中他的声音从未如此冷过,像是结了冰。

“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不管你们要做什么,都要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没有那个实力,就别来冒犯。”

哗啦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瞬间破碎了。







断网期,你们懂的QAQ

[全职/all你]哨向欢乐多(286~290)

目录







286.


她是南塔的最高掌权者,周泽楷是无法违抗她的命令的,更何况她还是他的母亲。可在这件事上他坚决地站到了你这一边,将你罩在他本就脆弱不堪的防护罩下,任他人如何劝说也不放开你。

“周泽楷,你现在不放手的话,以后我就让她彻底地消失在你面前。”

还是在这间手术室,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惶恐地与她的儿子对峙。她只是个普通人,周泽楷的哨兵血统是从他英年早逝的父亲那儿传下来的,她的一生都在追求哨兵向导的力量,只可惜没有多少成效。

周泽楷向来含着轻浅笑意的淡色双眸只余绵延不绝的痛苦,他不可能动辄伤害他的母亲,可为了你他宁愿打破原则。他颤抖着声音问她:“母亲,她于你而言有那么重要吗?”

“为什么不重要?!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你可别忘了你父亲是怎么死的!”

这句话给了周泽楷一记迎头重击。他在长久的静默中松开你的手,眨眼间一个手刀落在女人颈后,将她沉入混沌。

“上一代的恩怨已经结束了,跟你我没有关系。”




287.


你恢复意识后他又对你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此时他正将你衣衫轻解,长发散开,你的身躯一点一点展露在他面前,犹如平铺的画卷。

肌肉松弛剂是极为管用的,你手脚一点儿力气都使不上,甚至于手指都不能移动半分。你无法反抗,只能开口问他:“为什么要这样?”

“她的实验体要求是未结合向导。”

“我知道,我想问的是,你难道没有考虑过你的后果吗?”

周泽楷未加犹豫地回答:“无所谓。”

只要将你变为已结合状态你就不会再被关入那个白色的囚笼——他的想法很简单,他不会再让你像待宰的羔羊一般接受命运的审判。尽管这样做于你而言过于残忍和不公平,可在你们的世界里,能活下来不就是最大的幸运了吗?

你移开视线,声音毫无波澜:“你没有考虑过,我却考虑得很全面。救我出来对我们两个都没有好处,相反地你送我回去领个不轻不重的责罚这件事可能也就过去了……”

“不可能。”周泽楷坚定地摇头,“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你再回到那里去。”




288.


可是他还是食言了。向导精神力的突然爆发是哨兵几乎无法抵挡的,即使你只是刚刚觉醒,他是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你是无可挑剔的天赋异禀,在脱离混沌状态后,你成功地用并不娴熟的技巧给周泽楷下了精神暗示。

他倒在你身边那一刻你痛苦地闭上双眼。你知道,可能再也不会有人像他这样对你好了,他用自己的前途甚至性命保你平安逃离,未曾为自己考虑过半分。

说什么回去认罪领个责罚就没什么事了的,怎么可能啊。只是能让他活下去而已。还是那句话,在你们的世界里,能活下来不就是最大的幸运了吗?

这样好的人啊,你终究是配不上他。

你固然为前路而感到迷茫,却早就立下了走向末路的决心,而且是独自一人。待到药效过去,你艰难地起身穿好衣服,用周泽楷的手环给南塔发送了消息。




289.


张新杰忽地回过神来,骤然下降的温度让他打了个哆嗦。周身的温度愈发地低了,空气也稀薄起来,手术台上的肥六化为你的样子,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完全无法聚焦,一副令人宰割的模样。

一旁有人在悄悄耳语。

“怎么会,难道真的……”

“这副样子绝对是失败了……”

“最早批次的实验体全部报废的话,那这个实验……”

“她肯定会暴怒如雷吧……”

张新杰见他们注意不到自己,快步走上前去查看你的情况。像是完全丧失了生命体征的你,死气沉沉,没有一点昔日的青春与活力,肌肤苍白几近透明。

他的心像被铁锤狠狠重击,揪在一起诉说着疼痛。

众口纷纭间,一道冷冽的女声划破喧嚣。

“去把周泽楷给我找来。”




290.


周泽楷接到消息后立刻赶来手术室。沉重的铁门开启又关合,发出刺耳的响声,宛若他看到手术台上的你时沉重的心情。

女人对他的失魂落魄不置可否,冲他扬了扬下巴,“消除她的记忆。”

“……全部?”

“全部。”

真无情啊,怎么说也是养育了十几年的养女,如今像棋子一般说丢掉就丢掉。

她可能对她不甚在意,可那对他人而言是无上的珍宝。

一条蝮蛇缓缓地攀附上周泽楷的手臂。他斜抬起右手,指尖触碰你冰冷的脸颊。

让你忘记过往的事情真的好么?坏的全部忘记,好的也一并遗失,再也找不回来,大海捞针何其困难。

“我不会让她就这么完了的,怎么说也是我的女儿。可是我要你保证,一定要消去她的全部记忆,不然我就无法保证她的安危了。”

周泽楷眼睫一颤,幅度微小地点了点头。

你知道吗,这个时候,我好想让你就此死去。







回忆杀结束。
小周的精神体是蝮蛇哦,能力是消除记忆,觉得还挺适合他的。企鹅啥的还是算了吧🐧(。)

我们学校考试占考场放假,中午去他学校接他吃饭,腻歪了一路。
嘿嘿嘿他真可爱。
日常秀恩爱(1/1)

2018叶修乙女向生日贺

来一起搞事嘛?

叶叶叶琪:

,,,
不敢置信,我竟然真的搞了?
由于个人原因要淡圈一个月,所以决定提前准备
本次为24h企划,文画都收!
群号 483527469有兴趣的小伙伴来一起玩呀╰(*´︶`*)╯

[全职/all你]哨向欢乐多(281~285)

目录







281.


张新杰曾经进入过肥六制造出的虚假的精神图景,那里与现实世界别无二致,还加入了不少记忆投影,更显逼真。可他眼前的这个真正的精神图景,还不如那个虚幻的乐园。

肥六沉默地躺在手术台上,像是睡着了,十分安详。它躺着的姿势与你有几分相似——他是这样想的,恍惚了一瞬后打量四周。

这是一个废弃的手术室,堆满屋内的医疗器械样样齐全却都生了锈,看上去颇为瘆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浓重地刺鼻。

这是你呆过三年的地方,张新杰见到了它最为破败的一面。




282.


精神图景内的一草一木都包含着其主人的记忆,他清楚这一点,可是他不知道这记忆的源头应该从何寻起。

肥六没有要提醒他的意思,他只能自己摸索。

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白色牢笼,将从前的你与现在的他紧紧地锁在其中,不仅禁锢身体,还禁锢灵魂。绝望感太沉重,他几乎挪不开步子往前走,只能伸出手去碰触离他最近的手术台。

呲啦一声,有电流声从耳边划过。

手术台上沉睡的肥六换成了被紧紧束缚的你,双眼紧闭面色苍白,张新杰看到有电流划过你的心脏,往四肢百骸流动。你身边站了几个人,他们一脸冷漠地执笔记录,仿佛对你的生死置若罔闻。

你的生死对他们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实验数据。

“不用太在意,你总要习惯的。她的基因那么优秀,只要成功了,怎样都无所谓。”

为首的白袍女人表情冷淡地几乎僵硬,她转过头冲张新杰吩咐,从他身后传来低低的一声回应。




283.


张新杰是见过周泽楷的,只是次数不多,话都说不上两句,可即使是这样他也知道这么痛苦的表情一定很少出现在他那张精致的脸上。

他应完这一句便彻底没了动静,默然地站在一旁,一直等到机器停止运转,所有人收拾东西离开,他才缓缓回过神来似的,站到手术台边,抚摸你的脸。

“你不应该成为向导的。”

周泽楷如是说,声音饱含痛苦,颤抖着砸在张新杰心里。他低头吻了你的脸,在这之前还犹豫了一刻,似是想去吻你的双唇,可他对你保留了尊重。

不应该成为向导?是因为,成为向导了就会被拉来做这种实验么。

张新杰思考片刻,在回忆消散前碰触了一旁的仪器。




284.


在他碰触到冰冷器械的同时,门开了,他没有丝毫犹豫地走出去,沿着幽暗的狭长走廊走向光明。南塔的一角是玻璃幕墙,墙外春暖花开梦幻地宛若仙境,你站在玻璃幕墙前,微微翘着嘴角,掩盖不住内心的喜悦。

“我今天去做了检查,现在已经是一位向导了,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名正言顺地结合了。”

你身后的周泽楷表情意外地淡漠,你的话没有给他造成多大的惊喜,反而让他的心坠入谷底。

他沉默半晌才开口道:“嗯。你告诉母亲了吗。”

“还没有呢,她知道的话会很开心吧?可是,她会同意让我们结合吗……”

你脸上现出迷茫神色。那个年纪的你世界格外温暖明亮,唯一的忧愁便是孩提时代便与你一同成长未来也要携手相伴的周泽楷,只有在关于他的问题上你才会如此。

“还没到年纪,不用在意。”

他如此安慰你,却暗自捏紧了拳头。




285.


紧接着周泽楷转身与张新杰相向而行,他脚步稳健坚决,张新杰甚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稍作休整才跟上去。

他的这种作风想必是少年时期就已养成,成年后更是气势逼人。

张新杰一路走一路记着南塔内的路线,他虽然没有什么过目不忘的本领,记忆力却也是一等一的好,这些东西现在记住极有用处,未来若有机会能够给予对方重创。

周泽楷轻车熟路地绕到一间办公室门前,指节微屈叩响铁门——南塔的基本生活设施均以钢铁为主,他从前没处在过这样的环境,万分不适应。

“泽楷?怎么突然来找我。”办公桌前正在翻阅文件的女人头也不抬地问道。

“能不能,停止。”

他这话一出,她终归是放下文件抬头看了他一眼,轻轻地摇摇头。

“根本不可能,我说了很多次不行了吧。

“别因为她是你妹妹你就心软,实际上她根本不是我的孩子,你们没有血缘关系。”







失踪人口回归。
深夜赶出一篇质量不高的更新,实在是太困了QAQ我也想被赋予一个十一点准时睡觉还能睡着的属性,嘤嘤嘤(打洗你这只嘤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