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lly Alter

To be better.



主Fate副全职小滑冰.
fgo咸鱼玩家.
常年失踪人口.

【闪恩】文艺三十题(2)

断断续续地讲他们两个从小到大的故事。
写得比较随性,想起什么写什么。
※不是战车男设定,小恩性别为男性。
可以接受的话,let's go↓↓↓




6.雨中的紫阳花
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一同直升了当地的初中,很普通的学校,却因为学校正中央的一座花园而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恩奇都很喜欢花,喜欢到狂热的地步,他自己家里也有很大一片花园,都是由他亲自打理,他在学校的社团也是园艺社。所以在看到花园中满满的玫瑰铃兰郁金香时,他的眼睛都在发光。
他最钟爱的是紫阳花,吉尔伽美什还记得有次他们班上体育课,碰巧赶上上一节课雨停而且恩奇都他们班还是做写生训练,他们便一起钻进花园里画那为数不多的紫阳花。
“它在雨中的样子一定更漂亮吧,楚楚可怜的,优雅动人的,所以我才喜欢它。”
他寥寥几笔便勾勒出大致轮廓,不经意间,绿色的长发勾住他的肩膀,宛如藤蔓一般攀附其上。

7.图书馆窗边书架后
小学时的吉尔伽美什算不上品学兼优,他成绩很优秀性格却乖张傲慢,一直是让老师头疼的对象,这点到了初中也是一点没变。
恩奇都躲在走廊转角偷偷看着办公室门口被训斥的吉尔伽美什,心想他过来时一定要好好地笑一笑他,从树上睡觉也就算了,还正好挑了正对着班级窗户的那棵树,这不是作死吗英雄王大人。
“你已经在旁边看了很久的戏了吧,恩奇都哟。”
“明明是你说放学陪我去图书馆的啊,对吧?等你并且撞见你被训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吉尔伽美什回手就是一记爆栗,“像你这种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没被训过正常,本王就勉强饶恕你的无礼了。”
恩奇都揉着脑门笑开了花。他走进图书馆,径直走入最深处,拿出几本书递给图书管理员,吉尔伽美什则是绕到恩奇都常去的书架后面,从书架旁的窗户可以看到图书馆楼后的小公园,已经是黄昏时期所以没有什么人,显得更加静谧美好。
恩奇都很喜欢读诗,可他却读不下去,他唯一读过的诗就是《吉尔伽美什史诗》,原因是他与这位最古之王重名。
那本书看得他莫名地热血沸腾。
“吉尔,我挑好了,走吧?”
“这么快?”
“嗯是啊,因为很喜欢其中的一句话。”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很久了。

8.素描簿
刚学人像那阵儿,恩奇都一有空就抓着吉尔伽美什给他当模特。
「反正你也没参加什么社团,不如来做我的模特儿吧!」
就因为这个被拐来了。
不过恩奇都很温柔,他从来不会让吉尔伽美什维持一个姿势太久,有时借故说是去洗手间去泡杯咖啡什么的让他休息一下。
画出来的吉尔伽美什总是带有一种莫名的沧桑感,让两个人都感觉哪里怪怪的,最后恩奇都缴械投降,去图书馆借了好几本素描教程回去钻研,画得最多的也是人头像而不是吉尔伽美什了。
只是某天恩奇都的书包忘在他家里,他看到有一本课本似的书在书包里露出一角,便抽出来看,却发现是上次画过他的那个素描本。翻开来看,里面满满的都是他。
素描居多,吉尔伽美什只认出第一张是他当模特时画的,其他的都没见过;不止是素描,还有很可爱的小漫画,有几页是他们某一天做过的很有意思的事,里面还有上次他偷听他被老师训得画面,连他给了他一记爆栗都被画下来了。
……得赶紧放回去,不然恩奇都回来不知道会怎样。

9.碎花窗帘
吉尔伽美什初三时住了校,恩奇都也不知道缘由,这个大少爷从来都是不习惯住宿舍,初一刚入学时他就那么小小地提议了一下结果差点把对方惹炸毛。
他的宿舍还算干净,唔,应该是因为他东西少的原因吧。
“你怎么突然之间就来了?”
“我家里没人,来你宿舍住一晚不可以吗?”
恩奇都甩甩长发,原本是在大开的窗口往里张望,被吉尔伽美什发现之后,很自然地就带着大包小裹地就从窗户翻进来了。
“一晚?看你这架势可真不像。”
“没办法嘛,沙姆特老家有急事回去了,一周都回不来。虽然我不会饿死,可是会孤独死的啊!我已经两天都没看见吉尔了!”
挚友似乎是在……撒娇?挺可爱的嘛。算了,就由着他吧,反正这寝室只有他一个人,还空着一张床位,想住多久都没问题。
蹭的累的英雄王清清嗓子开口:“我这儿可挺冷的,还没有窗帘,你能适应最好。”
“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发现啦,所以这次是有备而来——带了乔迁礼物哦!”
吉尔伽美什眉头一挑,看着他的挚友从一个大包里翻了半天翻出一块折叠地四四方方的布料,“看,是窗帘哦,我特意挑的!”
……鹅黄色的碎花窗帘。果然是他的审美啊。

10.虫鸣
恩奇都睡得很浅,大夏天的很容易被外面的虫鸣吵醒。他轻轻翻了个身,面对着安详入睡的吉尔伽美什。
在并不很凉快的夏夜,他的挚友虽然对他们睡在一起嘴上说着嫌弃,实际上却在熟睡时紧紧地环住他不让他离开。
现在的吉尔伽美什是他的,可是醒过来后就不会是了。
他可以永远在夜里凝视着他的脸吗?如此幸福地在一起,是彼此的亲密爱人。
窗外的虫鸣声渐渐歇了,可恩奇都没有睡——他还没有看够他一生都无法摆脱的依靠。



TBC.

六发单抽,一张2030和一个风魔小太郎,其他都是三星礼装……
行行行我把每天bp肝完就来写文(# → ⌒ →)

【闪恩】文艺三十题(1)

在写他的世界时就开始写的题现在才写完五道,拖延症已经没救了……
断断续续地讲他们两个从小到大的故事。
写得比较随性,想起什么写什么。
※不是战车男设定,小恩性别为男性。
可以接受的话,let's go↓↓↓





1.前后桌
吉尔伽美什三岁时被言峰绮礼强制送去了幼儿园,本就心情不爽的他在老师不注意时偷跑出来,恰巧遇到了迷路的恩奇都。
于是两个人为“为什么吉尔伽美什开口本王闭口本王”的这个中二话题由争论延伸至武力PK,时臣老师和肯尼斯主任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两个人分开。令人惊讶的是,占下风的是吉尔伽美什,看似柔弱可欺的恩奇都身上一块儿青紫都没有,还冲着筋疲力尽的他做鬼脸。
这两个孩子彻底结下了梁子,在整个幼儿园时期,作为前后桌不知拿对方开涮了多少回——或许这也是另外一种关系好的表现方式吧。而他们互相作为前后桌的原因,时臣老师也不知道,原本吉尔伽美什的后桌是伊丝塔来着。


2.走廊拐角
小学时学校的走廊很长,而且顶楼没有窗户,走廊两侧都是教室,即使是白天也有些阴森森的。
恩奇都制止了自己脑内可怕的幻想,抱着作业本继续前行,前面的拐角是个盲区,他在经过时和另一个人撞在了一起,作业本散落一地,他听见了一声吃痛声——那声音明明就是自己熟悉的人。
他看清眼前男孩儿的脸失笑出声。
“吉尔?你不是去什么贵族学校读书了吗……”
“绮礼因为工作又调了回来,我就也跟着回来了。”
九岁的吉尔伽美什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站起身,抬头趾高气昂地宣布,同时他还不忘把恩奇都从地上拉起来,将他的手握得紧紧的,“怎么样?我的回归有没有让你感到荣幸啊?”
“……先蹭蹭你头上的血再说。”


3.夏与蝉与风铃
绮礼出差了好几天都不回家,没人照顾吉尔伽美什,恩奇都便把他拐来了他这里。
炎炎夏日,两个孩子坐在花园的秋千上,叼着冰棍,听着蝉声,头顶的风铃被风吹起铃铃作响,时光惬意而美好。
恩奇都转头看着他的挚友,他圆圆的脸颊鼓起来可爱极了,带着粉嫩的颜色,不知道长大之后还是不是这样呢。
就是刘海下的绷带比较刺眼就是了。


4.虹
“吉尔,要下雨了呢。”
吃早餐时恩奇都指了指外面发暗的天空。吉尔伽美什戳着盘子里的煎蛋,眼中只有挚友乱糟糟的绿毛,语气淡淡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昨天老师讲过彩虹的七种颜色,我才发现我似乎从来都没认真观察过彩虹,记忆中的彩虹是什么模样已经忘记了。雨后会出现彩虹对吧?”
“也不是次次雨后都会出现彩虹哦,”照顾恩奇都的保姆沙姆特温柔地揉了揉两颗小脑袋,“既然阴天了就带伞出去吧,放学需要我接你们吗?”
“不用啦,我和吉尔在一起就可以。”
他想要更多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
那天虽然下了大暴雨,但他们在外面踩水坑玩得很开心,两个人回来身上都湿漉漉的,同时恩奇都还不忘向沙姆特描述雨停后他所见到的彩虹的模样。
是和吉尔一起看的,所以有特殊的意义,比其他任何彩虹都要绚烂得多。


5.车站月台
恩奇都十一岁时正奔走于画室学校与家之间,三点一线忙得像是准备升学的国中生。吉尔伽美什没有他那么忙,却也在绮礼的教导之下过着于他而言压抑的日子,偶尔会发简讯提前告诉他去画室接他,恩奇都也很乖巧地等着他的挚友。两个人总是喜欢坐地铁,找个靠近车门的座位坐着聊天。
可是这次在月台上,吉尔伽美什反常地忧郁起来。
“以后你想去哪儿。”
“直升这里的国中,以后就专心画画,将来报考美术学院。……会留在这里就对了。”恩奇都倒是把未来的路规划地挺好,他有些担心吉尔伽美什,他这个状态是怎么回事?总给人一种无力反抗的错觉,这不符合他的年龄,更不符合他的性格。“吉尔你最近一直给人一种心不在焉的感觉哦?怎么了吗?”
“没事,想知道本王的挚友以后想做什么而已。”
“那吉尔以后想去做什么?”
吉尔伽美什没说话,盯着对面的月台,似是在思考,也似是在发呆,但他很快被恩奇都拉走了。
“与其在这儿想这些不确定的事还不如快点上车啊笨蛋王。”



TBC.

【闪恩】金光闪闪修罗场

《他的世界》后续,磨蹭了三天的产物x(你个起名废)
因为文中不断地提到三位王,所以人称乱七八糟,提前注明一下:
中二王:Archer
贤王:Caster、贤王大人
幼吉尔:就是幼吉尔w
一直想写写看他们之间的修罗场,吃醋的王们最可爱啦(给他们打call)可能会ooc,欢迎指正!


1.
吉尔伽美什(Caster)最近总给人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虽然那张脸和平常一样高傲淡漠,可莫名地令人害怕接近。
贤王大人难得的低气压吗。
咕哒子摸了摸下巴,站在门外回想召唤出恩奇都前几天直到现在她有没有做过得罪他的事。啧,都把他的挚友带来迦勒底了还有什么好气的?……等等,最近小恩是不是一直在跟吉尔伽美什(Archer)在一块儿?
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心情愉悦地敲开了Archer的门,果不其然,他和恩奇都正面对面坐在床上,没有腻腻歪歪,而是大谈乌鲁克的政治。咕哒子听不懂,但她看得出当恩奇都说话时他极细微的眼神变化——高傲中透露着恰到好处的温柔,使得他那凌厉的竖瞳平添了几分柔和。想必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英雄王,恩酱,我们一起去打种火吧?”顶着Archer莫名热烈的目光,她提议道。恩奇都歪了歪头很自然地微笑:“当然可以啊,只是今天的种火是Saber职阶的吧?我去会不会……”
“带着恩酱一起刷羁绊嘛,再说了前方有Archer在,他一个人搞定都完全没问题!”
Archer对咕哒子直白的称赞很受用,他微微颔首,“本王一会儿就带着挚友过去,你就准备好迎接我们的亲临吧。”
“嗨~”

2.
Caster接到了御主咕哒子的邀请,说是要一起去打种火——开什么玩笑啊,这次的种火可是有Rider职阶的,就这么打也太吃力了吧?御主是怎么想的把他编入队伍?
贤王大人身上的低气压愈发浓重了。他回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恩奇都被召唤那夜,他曾去找过咕哒子,可他却在咕哒子的房间门口看到了意想不到却又在意料之中的画面。
显示器中的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相拥而吻,金色绿色的发丝纠缠在一起,两人的躯体被白袍包裹,情景平静美好而又忧伤地令人想要落泪。当然,这个吉尔伽美什不是他。
这是真真正正的恩奇都,不是前些日子在乌鲁克时见到的占用恩奇都身体的金古。这几天他没有去见恩奇都,相应的恩奇都也没有来找他,在他的泥板上呈现的恩奇都身边总是形影不离着Archer,偶尔还会有年幼的他出现,笑嘻嘻地上前抱住他的腰,完全不惧Archer的怒火。
现世时正是失去挚友并且已经懂得了人生之真谛的时期,本来对于失去挚友的痛已经淡化的他在恩奇都再次现世时重新回味了一遍。看来王的弱点是真切地暴露无遗了啊。
来到修炼场门口,两个王的闹剧早就已经开始了。
“吉尔菌,你们抢归抢,一言不合就打起来这算什么啊?!给医生和达芬奇知道了又该召开新一届的迦勒底批判大会了……”
“王之财宝!”
“天地乖离开辟之星!”
完全不听话啊,真是。
贤王大人扫了一眼旁边静默微笑的恩奇都,泥板上凸起的金色文字闪着细碎的流光。

3.
“所以为什么Caster的吉尔和Lancer的我也会在队里呢。”
“当然是为了刷羁绊啊刷羁绊!贤王大人马上就绊10了要多多加油,绊5的恩酱也是哦!”
恩奇都会意地颔首微笑。他的头发长了不少,身旁也飘舞着空有金色光影的花瓣,想必是灵基再临的成果。他温柔地凝视咕哒子时,两位成年版的吉尔伽美什都投去了意味不明的目光,碰撞在一起也多了不少的火药味道。
幼吉尔嘴角的弧度没有消失过。
进了修炼场,按照三位王的要求,把恩奇都排在了最后,助战是谁不知道,他们的眼神始终纠缠在一块儿,无关紧要的事他们不去理会。
作为队长的Archer收回视线,抛出手中的天之锁,泄愤一般地怒怼对面的手腕儿们;紧随其后的Caster将Archer刷出来的暴击星利用地恰到好处,即使职阶被克制也打出了伤害溢出;首发队伍最末的幼吉尔,一直保持偷税到底的微笑从旺财里扔宝具。
咕哒子表示,如果后面没有小恩你们还会这样吗。看来下次要把大英雄和拉二、月神和猫茶放在同一队伍里了啊……噢,大英雄必须得放在最后头,要不然宝具一放那位尊贵的法老肯定会给她来一个坟头对撞。
不过她站在队伍的最后方并没有听到三位王的互相嘲讽EX技能放出。
“之前说恩奇是不会现世的是谁来着?现在又有干劲了,真好呢~”
“……如果可以本王真想掐死你这个杂种。”
“不会的哦,如果我是杂种的话那你是什么?真是讨厌长大之后的自己啊……啊,我没有在说你哦Caster。”
被点到名的贤王啧了一声,不打算加入他们两个的“战争”。只是中二的Archer不断地挑衅他,这着实让人有些受不了。
“在恩奇都被召唤出来后你怎么变得胆怯了?作为真正的全盛时期的我竟然是如此懦弱的一个人吗。
“恩奇都最近还在问为什么他所期盼的吉尔伽美什会对他如此冷淡。
“现在也算是稍微能明白幼吉尔的心情了呢。”
贤王手一抖,百分之九十的暴击没打出来,反而被对方的一个暴击打得只剩几百血量。
严格来说这也不算是挑衅吧。
Archer完全没有听Caster回答的意思,斗志高昂地放了发宝具清场,势必要做到生命不息嘴炮不止似的。“哈哈哈哈哈,还真是好笑,立场是否坚定难道是作为星级的评判标准的吗?”
“你说话还真是难听啊,星级的评判标准应该是自大等级吧。”
幼吉尔似是不经意地往后一看,随即笑得更为灿烂,从旺财里找出一把金光闪闪的斧头,语气不咸不淡地警告前面二位:“两位英雄王啊,似乎……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呢。”
他们三个在前面开嘴炮,后面挚友早就和助战的Caster聊了挺长时间了。
……
……
……
真是的,闹也要有个限度啊,连他的话都没听到吗!


Fin.
(嗯没有然后了修罗场真是难写。)

共生er送给我的c妈 @小糖想吃炸薯条(´▽`)ノ♪
因为不混圈所以由我来发
原创,照着我尬勒底一破的卡面画的,等到我再攒一个龙之牙就给c妈二破!

闪恩 他的世界

#深夜产物有点粗糙
#重说三:oocoocooc


1.
年幼的吉尔伽美什一直都无法理解年长的吉尔伽美什(Archer),缘由是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他最亲近最信赖的挚友恩奇都,他们在漫长地仿佛永远无法醒来的梦中亲吻拥抱,他的眼泪落在他身上,却穿过他的身体直击地面。御主和他的梦是相通的,第二天早上就特地来他的房间看他,她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顶,刻意放缓了语调,用了十足的哄小孩子的语气。
“小恩up可足足有一周呢,相信Master,一周的时间还不够迎接你的挚友吗?”
幼吉尔没有说话,准确来说是因为有人抢先一步让他没法接御主的话。门口金光闪闪的从者吉尔伽美什(Archer)正双手环胸一脸不屑地看着他,在立香的话音刚落便冷笑着开口:“能召唤出本王你的好运就到此为止了,难道你认为你真的能将本王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挚友带回你这寒酸的迦勒底?哼,痴心妄想。”
这话虽是对着立香说的,眼神却牢牢锁定在幼吉尔身上。
我草拟粑粑。
立香在心里疯狂的刷屏,不过的确这位最古之王没说错,在四个月前一发呼符召唤出这位臭屁又自恋的五星英灵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过ssr,连sr都少有,上次好不容易从酒吞池子里捞出张金卡结果是伊丽莎白,这让有小太阳的她情何以堪……看来都是这位最古之王的诅咒!
不过,刷屏内容在心里想想就好,要是说出来,用令咒都不一定能制住他吧……
“Master的心意看来只有你不明白吧,连那位贤王都比你要明事理多了(虽然在某些方面上还是一样的讨厌),真不明白为什么长大后的我会是这样。”
“你可别忘了你我的梦境是相通的,让真正恩奇都回来这种事,是无法从本质上实现的。他只是一个残象,是英灵座上英灵的分身,我们亦是如此。如此痴心妄想,是无法成为一位合格的王的。”
立香被吉尔伽美什这话整得晕晕乎乎的,但注意到幼吉尔逐渐坚定的目光与咬紧的贝齿后,她反问了吉尔伽美什一句:“即使是残象英雄王大人也不愿再相见吗?”
可惜她没有得到他的回答,他干净利落地离开了,金色铠甲摩擦碰撞的声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来得剧烈。

2.
立香的氪金之路开始了。但是前六十个石头她没捞出小恩,反而最先出来的是贤王大人,一直在旁边当圣遗物的吉尔伽美什(Caster)无奈地摇摇头,别扭地安慰一脸阴郁的御主。“这还早着呢,怎么可能这么早就召唤出五星从者啊。”不过好歹他二宝了。
“就当是开门红吧……今天欧气一点都不足,你们几个欧洲人都在旁边我怎么一点都没沾到?”
立香下狠心般地一次性放好了六十块圣晶石,这可是她刚才让贤王大人和幼吉尔拿了很长时间捧在怀里都快被焐热乎了的幸运石,再不出货她就真的穷了!
然而尤瑞艾莉无奈地摇摇头,看看旁边的阿周那。
可是阿周那是亚洲人啊。
不过她并没有说出口,御主的一番心意可不能轻易破坏。这是女神的祝福噢,就请好好收下吧。

3.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
Archer的吉尔伽美什今天刚刚散步回来。他手指轻抚颈上的黄金项链,这是今日御主为他灵基觉醒时他所获得的新的饰品,不仅如此,他整个人都和从前不一样了——光裸的上身肌肉线条分明,腰间有着鲜红如血的神之印记;下身着有厚重的金色铠甲,其上的青色红色交织的纹路精巧细致,这点和从前倒是一模一样。
黄金靴轻踏地面,发出震天动地的声响。——倒是很不会关心他人呢,明明都这么晚了。
吉尔伽美什的屋内没有过多的装饰品,明明他是那么喜爱黄金的王;立香曾经问过他缘由,可他连模棱两可的回答都不屑于给予。
啊,一向洁白崭新的床铺被一个熟悉而陌生的人霸占了。
他金绿色的长发柔软地铺开在被单上,额前的刘海被他往旁边随意地理成了不遮挡视线的模样。他阖着双眸,表情平静而安详。
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挚友。
英雄王的真实内心向来无人可参破,除了另外的两个他和他的挚友恩奇都。他不讨厌幼吉尔,只是感觉曾经的自己所坚持的很多事与现在的自己想法相悖而已;他更喜欢的是与贤王一同坐在迦勒底的VR模拟室,在乌鲁克的漫漫长夜璀璨星空下用黄金酒杯饮酒,即使他们可能一句话都不会对彼此说。
对于他来说内心最不能触碰的底线便是恩奇都,贤王时期的他也一样,幼吉尔更是,天之锁是他们深深珍藏在王之宝库内最喜爱最信赖的宝具。
他只需要存在于梦中便好,贤王也是明白的,恩奇都的确值得他怀念依恋,但他不能现世,否则最古之王会拥有脆弱的一击即破的弱点与厚重如幼发拉底河的悲伤。
不过人已经在这儿了谁也没有办法。
一向拥有蹭的累属性的英雄王大人唇角难得勾勒出一丝温暖的弧度,身上华丽的礼装变为灵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原本他常穿的白袍。
他躺在他旁边等待着他醒来。他没有同他一同睡去,他希望他一睁眼看到的就是他。
一睁眼眼前便是他的世界。


FIN.